[音樂.感] 中文填充和中文填詞的分別

「我直入元朗,你老豆疊羅漢……」

 

這兩句改編自譚詠麟《愛情陷阱》的歌詞,不知道是何人「衰多口」,也不知道是這兩句歌詞何時誕生,但從小時候,不知為何,就聽過這兩句歌詞。

 

一直以來,坊間都有「填詞」和「作詞」的所謂分野,前者就是按照非填詞人的意思去寫,就像老闆要你按照他的意思去完成一份報告般,做到要求,就可以了;後者則不同,「作」有創作的意思,歌詞被「作」出來的話,詞人應該能掌握更多的東西。然而,隨來粵語流行曲的式微,二次創作、惡搞歌詞等等次文化興起之後,我們要進入的討論,不是要分開「作詞」還是「填詞」,而是,到底我們是在「填詞」,還是「填充」。

 

我直入元朗

「我直入元朗」深入民心,但當中又有什麼意思呢?

 

填充的意義

孩堤時代,我們在小學一年班甚至幼稚園的時候,已經開始了各式各樣的填充(Fill in the blanks)練習。做了這麼多年,可能我們也沒想過,其實做這些重覆又重覆的填充練習用意為何。在教育的角度,不斷的填充,就是讓小孩鞏固他們所學,並「應用」在橫線上,故此填充是一種練習(Practice),是為了小孩日後可以把語文或學科運用在生活及試題之上。

 

Fill in the blanks

孩堤時代常常接觸到的填充題

 

填詞的意義

說到填詞的意義,首先以狹義來說,填詞不同於「作詞」,填詞人需根據別人指定的一些主題、手法,在這個框架內按照歌曲的旋律甚至編曲去填上適當的文字名句子。雖說創作甚受限制,但在這些框框內的,詞人其實還是可以任意發揮。

 

然而,無論創作的空間多大也好,我們所見的填詞作品,絕大部分都已是成品(Finished Goods),而非半製成品或者練習用的東西,不論填出來的質素如何,我們至少會對該作品有所期望,因為,這是一個「成品」,理論上不會再作修改,這亦解釋了為何在林夕及黃偉文(半)退穩後,某位以量取勝的填詞人會遭到網民連番批評,這個問題我會另文詳談。

 

我現時自己肯做飯

填詞填了些聽眾不明所以的東西,聽眾當然不收貨

 

什麼歌是填充,什麼歌是填詞?

根據以上的定義,我會以「有沒有意思」作為量度「填充」與「填詞」的尺,而且,以下也先引用一些經典的「填充」作品,有些純粹為求加個名字,有一些,則善用了這些填充的名字,賦予了歌詞更深一層的意義。至於那些值得大家參考,去改善填詞的手法,應該心知肚明了。

 

《多角誌》 (改編自盧巧音 《三角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juQWcJbuq0

 

《岳飛可終身美麗》(改編自鄭秀文《終身美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G4CNdT3kM

 

《K歌之王》(唱: 陳奕迅;詞: 林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ngVPApZ16Q

 

唱廣東歌 (唱: 黃明志;詞: 黃明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E9PszSPfKo

 

那麼,填充給誰看?

這裡想帶出的是,填詞作品,即使以質素來說有高低之分,但是,每首歌本身也應該有其故事,有其靈魂。以文字填充成歌詞的一部分,有時的確可以令人瑯瑯上口,這也無關有意思與否,只是,填詞與作文一樣,自小學習中文英文,填充題目和作文題目本來就分開在不同的試卷上,根本不能混為一談。

 

填充類的歌詞,偶爾一作,可讓人會心微笑,可是這種作法,沒有故事串連,要別人把整首歌詞記熟一定不易。「我直入元朗,你老豆疊羅漢」之後,你記得幾多? 根本連作下去的人也沒有。

 

所以,當看見網上各種傳媒以各種手法去把一些填充的歌詞大肆宣傳,彷彿連鄰居在讀小學的小妮子,也擋不住今日的「網媒文化」,把自己做的填充功課一一呈現在網絡上的各種觀眾眼前。又或者,現今傳媒認為大眾的口味不過是看他們的填充練習,那麼這些傳媒當大家是什麼,那真是不言而喻了。

 

延伸閱讀: [填詞技巧] 填詞如何入手

 

 

[填詞技巧] 填詞如何入手

填詞,由最簡單開始

在之前的日子,我已在這裡介紹過不同的填詞技巧,從如何「岩音」,到如何「選韻」,再到如何「用字」,對不少初學填詞的人而言,理論性的技巧可能不易掌握,所以這一篇,不是真正的談技術,只是分享如何開始填詞。

Continue reading [填詞技巧] 填詞如何入手

《白羊座》那個天性,是那天真賣相,容易為別個受傷

「白羊座性格熱情,為人衝動,為人慷慨,但也很直率、坦白,傷了別人也不知道,最終傷了自己。」

白羊座的你們,你覺得說得對嗎?

無論你覺得「可惜我是水瓶座」,抑或「無人知道雙子座」,這首「白羊座」,一點也不可惜,一也不為人費解,這故事,就如這星座一樣,直截了當。

「白羊座那個天性   是那天真賣相   容易為別個受傷」

 

 

白羊座
原曲:容祖兒 – 想得太遠
作曲:陳輝陽
填詞:林夕
改編歌詞:a仔
主唱:Jess

又說起 這白綿羊 很善良
當天獅子身受重傷 望見了獅子這樣下場
便撲出搶走那人的槍

從來未鼓掌 從來未褒獎
明明奮勇過一次 都不欣賞
白羊座有個天性 是那天真賣相
容易為別個受傷

日夜在苦等獅子的欣賞
未為自己加添一點保障
六十日過後始終沒半點退讓 便以為有勳章
被噬下一口苦撐很牽強
熱淚及血汗傾出來奉上
仍被困這個競技場 怎樣善良 總需要自量
為何又勉強 勉強自己 接受療養

明白到只有這個真相
最後亦剩下天父 會為白羊座設想
感情上 征途上
好人只可瞻仰 事實上沒有金獎

在這刻 這白綿羊 想自強
假裝瀟灑衝入震央
完全逆轉了天性 換個搗蛋賣相
良善逐漸變絕響

日夜在爭取雙子的欣賞
夢寐亦得到一刻的敬仰
熟練地醞釀幾篇笑話可發亮 亦有人會頒獎
別問是否真的講得牽強
又或是有日使出窮技倆
仍被困這個競技場 怎樣善良 總需要自量
無人願愛上 愛上下位 滿面惆悵

明白到只有這個真相
繼續靜候又怎樣 往日亦曾受過傷
感情上 征途上
只能好好識相 無窮前途能幻想

但實在只得這一種真相
寂寞及按捺終可成絕唱
無奈看到這隻白羊 只是擅長 假裝笑臉像
為何仍景仰 懶理後果 繼續欣賞

你們的《小時候》,是這樣的嗎?

2006年的作品,當時是與我的師父合寫,因為那時功力不夠,還沒有好好地應付到《Shall We Talk》這首歌,唯有求救於前輩,為這篇歌詞更為流暢。

「小時候」這概念易寫,難精。它是個很容易發揮的主題,但既然誰人也寫得到,自己既歌詞不突出一點,就自然比下去,也過不了自己那關。

現在回看,「原地方」這3個字寫得好,因為,長大了之後,好多舊有的地方,都成了都市中的集體回憶。而我們也有很多童年的回憶,在不知不覺中秒秒流逝,那麼我們還能找回這些憶記嗎?

 

 

小時候
原曲: 陳奕迅 – Shall We Talk
作曲: 陳暉陽
填詞: 林夕
改編歌詞: a仔, 雙魚已歿

原地方    何曾願意淡忘
童年夢想碌架床    閃閃發光
床前月光      仍難令我下床
難道是我的快樂童年太難忘

同回憶半夜守望        未回家喜愛閒蕩
而旁邊友伴天真也未懂得說謊
月兒伴有星光     童話裡如何渡過
遺憾是    又要趕    電腦鍵盤深宵跟我繼續忙

微雨巷    行過幾多歲月以後無法安歌
牛奶糖    甜過的臉早已添上痛楚
時鐘    不會停下    朋友    也難以結果
成長之中苦痛難耐    人世    憾事太多
我願細個

床畔有光  原來日出一趟
為何現今碌架床    不懂發光
男兒在四方     如常落得苦況
仍懷念昨天給我睡眠那木床

兒時哭了為飢餓    現時天天要捱餓
旁人給吃麵包的渴望威迫說謊
夕陽淡暗的光    橫街中徐徐劃過
回頭望 電線杆 望見年輕天真的我在窄巷

微雨巷    行過幾多歲月以後無法安歌
牛奶糖    甜過的臉早已添上痛楚
時鐘    不會停下    朋友    也難以結果
成長之中苦痛難耐    人世    憾事太多

微雨巷   仍會天天看著過路人客之多
牛奶糖   仍都安撫我工作裡眉額深鎖
童真    不再明亮    難免    眼淚交錯
如果    明日我還有    父母輕輕    抱我

原地方     誰能願意淡忘
童年玩耍的水塘      今天已乾
重回舊莊    前事獲得釋放
無奈舊照片因歲月流過漸黃

大路上,誰都是《路人甲》

「大路上任我穿梭,能扶危何妨救助」

大路上,誰都是路人甲。人和人,可能只會擦肩而過,縱然在路上伸手助人,也可能只有相交的一剎那……

 

 

《路人甲》

原曲: 陳奕迅 – 今天只做一件事

作曲: Joey Tang/舒文

填詞: 周耀輝

改編歌詞: a仔

 

看見你兩個   轉角處起爭執

伸出手拉開   幫你中斷怒忿

 

那晚正有雨   見你半身沾濕

撐開一把遮   給你一趟護蔭

 

一走過了   身影漸變小

怎麼的身份   經已不再重要

 

為何纏繞   大概終點一到要走了

為何仍可笑   尚有一位比你更需要

沒法可用多一天為你淺笑

 

大路上任我穿梭   能扶危何妨救助

貢獻後要告別才可以繼續孤身飄泊

劫數或太多   人總會惹禍

只不過   我會在這地圖走過

 

日夜在鬧市奔波   才無求良朋滿座

似你共我只需轉身擦過

我繼續探戈   浮生的清河

只因眼睛於一息間   不記得那是我

 

某次聽見你   地下鐵中哭泣

拉一張紙巾   請你不要受困

 

這晚再有雨   你卻更加憂心

講輕鬆一點   想你洗脫烙印

 

一走過了   身影漸變小

怎麼的身份   經已不再重要

 

為何纏繞   大概終點一到要走了

為何仍可笑   尚有一位比你更需要

沒法可用多一天為你淺笑

 

大路上任我穿梭   能扶危何妨救助

貢獻後要告別才可以繼續孤身飄泊

劫數或太多   人總會惹禍

只不過   我會在這地圖走過

 

日夜在鬧市奔波   才無求良朋滿座

似你共我只需轉身擦過

我繼續探戈   由青春消磨

可知世間這麼穿梭   總有千個萬個

 

想一想身邊   總有幾個像我

相遇、分離,本是各自的《軌跡》

 

 

 

《軌跡》

原曲:楊千嬅 – 野孩子

作曲:雷頌德

作詞:黃偉文

改編歌詞:a仔

主唱: Cola

 

就算當時一同癡纏   無奈此時不能相連

一開始   你與我軌跡   成直角

未幾浪漫在相交點

 

然後定必有點疏遠   垂直線宿命皆自然

三百六十五天   誰人能避免

讓那分岔更明顯

 

明知道   即使聊聊天   我只懂談明天

沒有發言權你也聽到通宵四五點

天天復是但見彼此猶如垂直線

除了開始那段   其他都偏離點

 

軌跡延長你我相距能如何留戀

一直靜候或是分開也是磨練

怪要怪我從來沒有觀測出有盲點

埋下各自之間的界線

 

沒有戀人都能生存   無奈我還不敵失眠

始終想   再對你痛哭   留住你

幻想著下段相交點

其實已經去得很遠   垂直線宿命皆自然

三百六十五天   誰人能預見

還會堅守到明天

 

明知道   即使聊聊天   我只懂談明天

沒有發言權你也聽到通宵四五點

天天復是但見彼此猶如垂直線

除了開始那段   其他都偏離點

 

軌跡延長你我相距能如何留戀

一直靜候或是分開也是磨練

怪要怪我從來沒有觀測出有盲點

埋下各自之間的界線

 

明知道   即使聊聊天   我只懂談明天

沒有發言權你也聽到通宵四五點

天天復是但見彼此猶如垂直線

除了開始那段   其他都偏離點

 

軌跡延長你我相距能如何留戀

一直靜候或是分開也是磨練

怪要怪我從來沒有觀測出有盲點

埋下各自之間的界線

 

《世界不止妳一個》

曾經,我當妳是我的整片森林。

曾經,別人對我說,別為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我說,我辦不到。

 

直至被撇下,整片森林都給摧毀了,拾頭看著灰色的天空,至少發現了,不在樹蔭之下,我看見了陽光。

世界不止妳一個,即使彼此交錯,彼此錯過,已是命運所安排,不容改變。

拋開枷鎖吧,世界很大,至少,比你一個人要多。你不選擇我,自會找其他人,當然我也可以,對不?

《世界不止妳一個》
原曲:陳奕迅 – 還有什麼可以送給你
作曲:Davy Chan
填詞:周耀輝
改編歌詞:a仔

跌進過一片 愛河
兩眼再看不見 對錯
世界有妳一個 才好麼
是否未曾提及過 撇下我

常回憶當初 曾經相擁過 登上過寶座
原來想得多 便逐漸想得錯
徒然的撫摸 明知觸不到 那個兩位座
人生幾多 留待將功補過 紅顏不止一個

過往不思索 太傻
確信對妳真正 愛過
世界永遠失去 右與左
若果事情全部都 有如果

常回憶當初 曾經相擁過 登上過寶座
原來想得多 便逐漸想得錯
徒然的撫摸 明知觸不到 那個兩位座
人生這麼 良伴不止一個 何妨拋開枷鎖

彼此都錯過 至後悔當初
這一刻轉身背坐 掠過

常回憶當初 曾經相擁過 登上過寶座
原來想得多 便逐漸想得錯
如情海翻波 曾軌跡交錯 誰能留下我
人生這麼 良伴不止一個
紅顏不止一個 何妨拋開枷鎖 拋開枷鎖

《紅酒》 誰醉了?

上回講到創作路上遇上樽頸位,於是寫了《如何寫下去》,起初真是有點不想寫的感覺,因為總有點兒「江郎才盡」,但是手癮到了還不禁下筆寫起詞來(事實上是用電腦),不過光是想主題都不易,幸巧當時陳奕迅推出了新的專輯,有些Side Tracks我還沒有寫,於是,我選了一首叫《太陽照常升起》的慢歌,輕柔的樂曲正是我最喜歡寫的東西。

 

不知為何想起了「紅酒」這東西。其實是不易寫的,因為老早就有首《葡萄成熟時》,內容太相近,自然比下去,加上曲風談不上激昂,抒情之作又非筆者所擅長,倒不如寫寫道理--釀酒所悟之道理。

 

這麼巧,今天出的旅遊Post正是講酒莊。

 

《紅酒》

主唱: Carl
原曲:陳奕迅 – 太陽照常升起
作曲:黃仲賢
填詞:林夕
改編歌詞:a仔

幾多不愉快事亦無暇接應
紅酒一杯怎可一醉不醒
灌醉了箇中奧妙誰能見證
如醉意太過即興 便掃興

誰都一口乾清 盡訴心情
難免錯過每幅精彩佈景

一分鐘沒有 葡萄如何成熟透
一點一滴方可擁有 這一杯美酒
一絲絲解構 葡萄才能成熟透
抱怨這分鐘怎可看透

一息間大醉後便逢場獻唱
旋律充斥哀傷不再鏗鏘
過去了那典故亦無人愛上
誰再要世界景仰 別勉強

紅酒出於分享 在意品嚐
誰會細意箇中那份醇香

一分鐘沒有 葡萄如何成熟透
一點一滴方可擁有 這一杯美酒
一絲絲解構 葡萄才能成熟透
抱怨這一生怎可看透

紅酒雖非即有 綿綿醉意誰沒有
冥冥裡心窩中都滲透

一生千杯酒 但細味過與否
能再細意也稱得起美酒

好酒非罕有 無窮智慧才獨厚
這一套哲學問誰參透

關於填詞人的辛酸,《如何寫下去》(國)

不正常詞人

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作詞人填詞人,好像林夕這些神,講業餘的,其實很多也是很會「作」的,他們利用豐富的想像力,配以一首曲的旋律,描繪出很多超現實但動人至極的故事,然而我就沒有這種能力了。打從2004年開始寫改編歌詞開始,很多東西都是要有發生過的,才能寫出那種神髓,別人說我是寫實派而非音樂人,我也接受啊!因為我用歌詞說故事、說事實的喔。

 

《如何寫下去》是遇上瓶頸後必然的事

這首歌是2009年末寫的。當時自己正處於創作的瓶頸,因為之前的幾年寫得比較多,有點「江郎才盡」的感覺,但同期又不知為何寫了一首《我不捨你不捨》,身邊各人的反應卻很多,而事實上那只是自己在玩「文字遊戲」,真正投入的感情並不多,於是,就萌起寫《如何寫下去》的靈感,當然,這首歌是寫實的,「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正是在呼應別人對《我不捨你不捨》的好評。幸而今天的我,即使曲也是自己創作,也再沒有那種感覺,想寫才寫,靈感反而源源不絕。

 

 

如何寫下去
主唱: Lawson
原曲: 陳奕迅 – 床頭燈
作曲: 李雨寰
填詞: 葛大為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靜靜坐在 一個角落 寫一首情歌
寫了一半 墨水剛用光
然後放下筆桿 往筆跡細看
卻發現了 裡面找不著我

從前的我 寫過的歌 為的是享樂
微笑的感動的都是我
為苦戀寫的歌 用回憶寫的歌
那些感受是真真切切 是有發生過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這種滋味 總不是 安慰

現在的我 要寫的歌 感覺很浪費
不能發揮 黃金的機會
夢想變成作為 感情變成絕對
每夜床上也反反覆覆 像一種負累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當我也沒有這種體會 我也不敢恭維
要承認了 別再徘徊

筆鋒不再沿那條路軌 酒杯不再讓自己獨醉
別說充作多謙卑 多傷悲 我不想奉陪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墨水的痕跡一直消退 我卻不能後退
寫過這回 怎繼續 下回

《不如算吧》(國)

如果可以回到她還未認識你時候……

沒錯,我是喜歡了她,也知道她喜歡的是你,跟她逛街的時候,她手機裡面統統都是關於你的東西--訊息、留言、甚至遊戲,全部也是你的蹤跡。其實我明白的,你倆早已經在一起,畢竟你們認識的時間比我的長。我知道的,你們只是還未公開而已。我了解的,我會默默站在後面……

 

《不如算吧》,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相遇在錯的時間,錯過了可以一起的機會,一切都太遲了。不過,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即使跟命運作對,不見得結果比現在的好,所以,最後我選擇了接受。然後,我跟你、我跟她,依然會是朋友,那就讓一切依舊,好嗎?

 

不如算吧
主唱: Lawson
原曲: 陳奕迅 – 倒帶人生
作曲: 方大同
填詞: 葛大為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算了吧 地鐵車廂裡
短訊 屏幕上的 那個名字是你的

下個站 留心地聽著
重覆 留言裡的 那把聲音是你的

不如算吧我是欠你的 她的心屬於你的 我只是一個過客
奪去你所擁有的 擁有不屬於我的 我沒有這種資格

人生本來是這樣 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 跟隨在左右
我可反抗命運或者默默地接受 我選擇接受
時光永遠不倒流 我也沒有出現在你認識她的時候
沒有就是沒有 讓過去的不再保留
反正我們還是朋友 時間沒有 完全白流

顧著玩 廢枕忘餐了
遊戲 她手上的 那個記錄是你的

不如算吧我是欠你的 她的心屬於你的 我只是一個過客
奪去你所擁有的 擁有不屬於我的 我沒有這種資格 亂纏著

人生本來是這樣 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 跟隨在左右
我可反抗命運或者默默地接受 我選擇接受
時光永遠不倒流 我也沒有出現在你認識她的時候
沒有就是沒有 讓過去的不再保留

不用再說了 我不偉大 我知道的
其實一直以來 是美麗的誤會
趁她現在什麼都不知道 我會選擇隱藏我的選擇
你明白的 那不如算了 不如算了吧

人生本來是這樣 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 跟隨在左右
我可反抗命運或者默默地接受 我選擇接受
時光永遠不倒流 我也沒有出現在你認識她的時候
沒有就是沒有 讓過去的不再保留

反正我們還是朋友 時間沒有 完全白流
算了反正我沒要求 一切依舊 我會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