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作分享]《你走了真好》(原曲: 陳奕迅 – 一個靈魂的獨白) (2015)

《你走了真好》
原曲: 陳奕迅 – 一個靈魂的獨白
作曲: AGA
填詞: 袁兩半
改編歌詞: a仔

天空只得飄雪紛飛
四處嚴寒無生機
凍結兩眼踏在原地
地上那黃葉卻已 被吹起 蝴蝶也早早遠飛

尚未用盡剩餘氧氣
哪會缺氧至心死
到了極地也是無忌
未摘下情花 怎麼交給你
難道你 還是不想一起

幾多心酸幾次傷悲
暗裡滲進了心靡
你卻勸我放過自己
但是絕情地放棄 更傷悲
痛在我傷的是你

怎麼捨得真正放棄
怎麼捨得忘記你
看似每秒也會提記
就像極兒戲 就伸出雙臂
留住你 連什麼都不理
可知道

我怕你對我生氣 我怕你愛理不理
你說我愛你往往一樣乏味
我試過挽救但你居然逃避
不敢放棄亦難敵分離

我怕你對我生氣 我怕你愛理不理
明明當初你亦不想一起
痛夠了也錯下去雖然疲憊
仍然不捨放下你 真的對不起

我怕你對我生氣 我怕你愛理不理
你說我愛你往往一樣乏味
我試過挽救但你居然逃避
不敢放棄亦難敵分離

我怕你對我生氣 我怕你愛理不理
明明當初你亦不想一起
痛夠了也錯下去雖然疲憊
為何不捨放下你 真的對不起
你走了真好

 

[舊作分享]《還好沒有跟你一起過》(原曲: 陳奕迅 – 四季圈) (2014)

《還好沒有跟你一起過》(國)
原曲: 陳奕迅 – 四季圈
作曲: 火星電台
填詞: 火星電台
改編歌詞: a仔

初中過了 那時才剛認識你
高中過了 那時你像個天使
大學過了 那時還知道喜歡過你
到現在了 那時的故事想得起

沒有一起過 你卻最了解我
沒有一起過 你卻最珍惜我
一直陪著我 不讓我難過
怎樣說 她愛得像你有多麼 像你有多麼

初戀沒了 發現你對我說過
愛情沒了 才發現都是我的錯
要長大了 不再做以前的我
要長大了 別讓遺憾重覆過

沒有一起過 你卻最了解我
沒有一起過 你卻最珍惜我
如果一起過 你一早會逃脫
如果一起過 你怎會陪著我
不用怎麼說 不讓我難過
怎樣說 她愛得像你有多麼 像你有多麼
但有一起過

 

原曲:

[舊作分享]《徒刑》(原曲: 陳奕迅 – 斯德哥爾摩情人) (2014)

《徒刑》
原曲: 陳奕迅 – 斯德哥爾摩情人
作曲: C.Y. Kong
填詞: 林夕
改編歌詞: a仔

承受不安的孤寂 難敵孤單的侵蝕
然而你已有免疫 我沒有免疫 要抗拒也不夠力

是誰在身邊很積極 是誰做今天的宿敵
如若你故意借力 我亦有壓力 愛你愛到不太值

就算每一秒都會想覺醒 就算每一次都會找罪證
為何若賜下你罪名 才令我被判極刑
哪裡到我不怨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行刑
切斷這份熱愛的壽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苦苦求情
其實種下這路徑 怪只怪是我的宿命

是誰在共你在傳情
然後日日夜夜活像伴侶樂極忘形
然後再品評 然後再肯定 這是純情

愈來愈驚恐得清靜 愈來愈悲觀得消極
猶像跌進了戰役 我共你對敵 各有各愛的兩極

就算我給你可愛的見稱 難道有必要找老天做證
為何若賜下你罪名 才令我被判極刑
哪裡有愛不致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行刑
切斷這份熱愛的壽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苦苦求情
何事你磨練我磨練到我也不作聲

怎麼你一再迫我認識這種無情
耗盡這份熱愛的壽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苦苦求情
其實種下這路徑 怪只怪是我的宿命

是誰在共你在傳情
然後日日夜夜活像伴侶樂極忘形
然後再品評 然後再肯定 這是純情

就算我給你慷慨的見稱 難道有必要找老天做證
為何若賜下你罪名 才令我被判極刑
哪裡有愛不致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行刑
切斷這份熱愛的壽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苦苦求情
何事你磨練我磨練到我也不作聲

怎麼你一再迫我認識這種無情
耗盡這份熱愛的壽命
別要總要迫我立即想苦苦求情
其實種下這路徑 怪只怪是我的宿命

是誰在共你在傳情
然後日日夜夜活像伴侶樂極忘形 至極

是誰磨練我的理性
愈壓抑愈強迫 愈會磨練這種反應
淘盡了感情 才讓我肯定
愛是懷疑 愈愛愈懷疑

 

原曲:

[舊作分享]《好遠、好遠》(原曲: 麥浚龍 – 耿耿於懷) (2014)

《好遠、好遠》
原曲: 麥浚龍 – 耿耿於懷
作曲: 伍樂城
填詞: 黃偉文
改編歌詞: a仔

你 你為何走遠 沒法再次與你相見
那日 為何沒道別 已隔千百丈遠

即使那次你也有 一絲絲心酸
縱使怎去計算 都已被論斷
若然 離別了 就會很遙遠 很遙遠
始終不能再逆轉

懷念實在沒意義 總覺得生不逢時
這樣試 那樣試 也偏偏不懷疑
戀戀之時才可以 從沒有 去介意 錯愛錯到懶得知

遺憾實在沒意義 只怪昨天的無知
你恨我 我恨你 沉澱夢內這舊名字
每說到記憶那時 要怎忘記 我願我可以

算 既然還很厭 就當我倆永遠不見
那日 為何沒道別 我也失去預算

即使那次你也有 一絲絲心酸
縱使怎去計算 都已被論斷
若然 離別了 就會很遙遠 很遙遠
並沒辦法可再戀

懷念實在沒意義 總覺得生不逢時
這樣試 那樣試 也偏偏不懷疑
戀戀之時才可以 從沒有 去介意 錯愛錯到懶得知

遺憾實在沒意義 只怪昨天的無知
你恨我 我恨你 沉澱夢內這舊名字
每說到記憶那時 要怎忘記 我願我可以

懷念實在沒意義 總覺得生不逢時
這樣試 那樣試 也偏偏不懷疑
戀戀之時何其不智 從未覺 你介意 錯愛當作兩心知

遺憾實在沒意義 只怪昨天的無知
你恨我 我怨你 沉澱夢內這個舊名字
每說到記憶那時 要怎忘記 我願我可以

 

原曲:

麥浚龍 – 耿耿於懷

[舊作分享]《可惜》(原曲: 陳奕迅 – 遠在咫尺) (2014)

《可惜》
原曲:陳奕迅 – 遠在咫尺
作曲:Eric Kwok
填詞:林若寧
改編歌詞:a仔

早應撫心自問 愈苦等愈換來飲恨
早應汲取教訓 就應該捨身獻一吻

怎麼始終欠運 沒戀過就換來抱憾
如若你愛上這壞人 逃避我也算應份

為何熱戀這壞人
你說迷戀他只因真的是合襯
很想問 為何寧願甘心的強忍

日復日一分一刻深深的不忿
為何仍會接受被深深的吸引
留下了別吻 留下了淚印 埋沒了身分

可惜太在乎你 可惜有別人偏偏傷害你
凝望你要與他失諸交臂 很想跟你一起 很怕共誰比
可惜我未曾真的張開雙臂 站近點看守著你

原來是捉錯用神
你說從此都不需相擁或熱吻
很想問 為何寧願甘心一個人

日復日一分一刻深深的不忿
為何還勉強墮落深深的黑暗
何時接受我 能為你步近 來治你傷感

可惜太在乎你 可惜有別人偏偏傷害你
凝望你要與他失諸交臂 很想跟你一起 很怕共誰比
可惜我未曾真的張開雙臂 站近點看守著你

想當初 好知己
這一天 很想心已死
差一點講出喜歡是你
為何曾經這麼多見面 沒說起

即使我在乎你 即使你未如今天一樣美
純屬你與我的一齣好戲 只需交戲 不需刻意被提起
可惜我未曾真的張開雙臂 站遠點怎保護你

單戀這麼乏味 什麼感動亦如演技 真可惜這一位是你

[舊作分享]《The Best Has Already Gone》(原曲: 林一峰 –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2014)

《The Best Has Already Gone》
原曲: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作曲: 林一峰
填詞: 林一峰
改編歌詞: a仔

碰上過一個過路人 有些蜜運是緣份
遇上了幾個別人 還是遠遠沒行近

再愛一趟 錯愛一趟
The best has already gone

若放手不代表殘忍 牽手也不代表著緊
假使抱著了別人 也恐怕沒法捉緊

若是沒有經歷一場遺憾
怎可能發現這天不值得傷感 沒有疑問

再愛一趟 錯愛一趟
The best has already gone

就似愛歌還不停哼 今天也依然不停等
假使抱著了別人 也恐怕換到傷感

讓下半生一直保持遺憾
先可能發現每天都值得感恩 沒有疑問

碰上那一個過路人 就算僅僅一個人
面向那一片白雲 還是會說不要緊

漸漸又再愛一趟 錯愛一趟
The best has already gone
最好的怎麼遺忘

 

原曲:

[舊作分享]《緣》(原曲: 張衛健 – 身體健康) (2013)

《緣》
原曲: 張衛健 – 身體健康
作曲: 藍奕邦
填詞: 林夕
改編歌詞: a仔

無謂再 大吐苦水 繼續怨最愛那個都失去
無謂再 沉溺心碎 總有導向最愛我的是誰

無謂再 力竭不衰 再自責最愛那個不登對
緣盡了 回想一句 「當愛逝去你已沒法追 已經死去」

我捲進命運的巨輪 世間哪段路走不盡
無需偉論 放棄因循
我得到一種結論 「愛停留這一生的一瞬」

就算可 安好如初
愛盡了你與我不瞅不睬彷彿不理為何
誰也總有天 一語道破 道破那些錯

別再想 安好如初
愛盡了你與我不瞅不睬彷彿給你封鎖
摔倒再沉溺的那是我
但我已經 隻身走過

無謂再 大吐苦水 繼續怨最愛那個都失去
無謂再 沉溺心碎 總有導向最愛我的是誰

無謂再 力竭不衰 再自責最愛那個不登對
緣盡了 回想一句 「當愛逝去你已沒法追 已經死去」

我捲進命運的巨輪 世間哪段路走不盡
無需偉論 放棄因循
我得到一種結論 「愛停留這一生的一瞬」

就算可 安好如初
愛盡了你與我不瞅不睬彷彿不理為何
誰也總有天 一語道破 道破那些錯

別再想 安好如初
愛盡了你與我不瞅不睬彷彿給你封鎖
摔倒再沉溺的那是我
但我已經 隻身走過

據說命裡講好的災禍
有八十個 此生不會多
似有神日夜琢磨 這些懊惱 又怎可躲過

就算可 安好如初
愛盡了你與我不瞅不睬彷彿不理為何
誰也總有天 一語道破 道破那些錯

別再想 安好如初
愛盡了你與我不瞅不睬彷彿給你封鎖
摔倒再沉溺的那是我
但我已經 隻身走過

別再想 安好如初
愛沒有對與過錯 瘡疤不止這一個
今天我放低的那是愛 卻讓我可重造我

 

原曲:

[舊作分享]《愛或情》(原曲: 麥家瑜 – 好得很) (2013)

《愛或情》
原曲: 麥家瑜 – 好得很
作曲: Christopher Chak
填詞: 林夕
改編歌詞: a仔

自細想得到的信念搖動便算了
直到喜歡了你 想擁抱你 又終於肯開竅
用盡了心跳 其時總要冒昧到我 想去博你一笑

話說一天自覺這段緣份亦到了
說得興奮然後各自沉默但始終都揭曉
從來自己都很愛你 就捉緊你 同時凝望你的苦笑

你冷靜說 我未曾苦戀 那可否等你決定承受我這份緣
還是算 從其時亦不堪送暖 自此你與我都疏遠

為何要說穿 想當初一直說得很投緣
如何扭轉 彼此的傷口會不會治癒
猶如賭注 再試著做對好友都不如
彷彿愛到盡就會生怨

愛或情 怎挑選
只可惜一切再不可還原
你的辛酸 比不起當天我給你論斷
講到終於 有個人難以規勸 兩個人難免今生不相戀
無謂再互相兜圈 我們都懂計算
又間中想到你拒絕還是未結語
甚至差點還是照舊如常地對你沒間斷
懷疑自己搔到癢處 就此一碰 原來還是痛楚未完

我會後悔 我為誰苦戀
我怎麼想到故事還是要這樣完
想寬恕 仍時常在心中計算
是否愛錯了 需要退選

為何要說穿 想當初一直說得很投緣
如何扭轉 彼此的傷口會不會治癒
猶如賭注 再試著做對好友都不如
彷彿愛到盡就會生怨

愛或情 怎挑選
只可惜一切再不可還原
你的辛酸 比不起當天我給你論斷
講到終於 有個人難以規勸 兩個人難免今生不相戀
無謂再互相兜圈 距離心碎 不遠

重頭再精挑細選 想當初不用說得很投緣
何來扭轉 不單戀怎麼會給你論斷
何來走遠 再試著學會不要 太心軟
不戀愛我亦自有打算

愛或情 怎挑選
只可惜一直也只能兜轉
這種心酸 每每讓自我心聲更混亂
或者終於 有個人難以規勸 兩個人難免今生不相戀
無謂再白費心機我們必須退遠

循環地總想起你 彷彿夢到一起終老 直到可廝守永遠

 

[舊作分享]《無人駕駛》(原曲: 陳奕迅 – 白玫瑰) (2013)

《無人駕駛》
原曲: 陳奕迅 – 白玫瑰
作曲: 梁翹柏
填詞: 李焯雄
改編歌詞: a仔

突然共誰在遊盡山水 一九三九裡的太虛
突然共誰又能成為伴侶 黑暗裡團聚
在命裡共你要邂逅 從來不拖不欠不怨誰
如若我要回去 送我回去 請你別流淚

很想愛就愛 全無顧慮
衝出太虛 無人反對
一碰便碎 明明多麼登對
如白晝要到了已經告吹

只想愛就愛 隨時進睡
不需允許 至到一千歲
一撐下去 原來一敲即碎
沉睡了我與你至可團聚 做一對

若然夢迴劇情極催淚 天一光總有些雨水
若然未曾被人潛移默化 總會再團聚
但愈愛愈怕會有罪 如何不拖不欠不怨誰
還是有個伴侶 這個伴侶 請你別流淚

很想愛就愛 全無顧慮
衝出太虛 無人反對
一碰易碎 明明多麼登對
如白晝要到了快將告吹

只想愛就愛 隨時進睡
不需允許 至到一千歲
一撐下去 原來一敲即碎
沉睡了我與你至可團聚 做一對

很想愛就愛 全無顧慮
衝出太虛 誰能反對
一碰易碎 明明多麼登對
如若我說破了已經告吹

只想愛就愛 隨時進睡
不需允許 至到一千歲
一個夢裡 才能天生一對
沉默了痛夠了會否流淚

不懂去讓愛 全無顧慮
不需允許 怕有些反對
不去面對 回眸匆匆一歲
明白了看透了至可情願 做一對

 

原曲:

[舊作分享]《莫生氣》(原曲: 陳奕迅 – 床頭床尾) (2013)

《莫生氣》
原曲: 陳奕迅 – 床頭床尾
作曲: 陳奕迅
填詞: 小克
改編歌詞: a仔

你不要生氣 讓我盡了力疼惜你
我今次要飛幾千里 尚有行李是你憶記

我會給你最好 你這一次別忿怒
從來亦無旁驁 一輩子終老
願能和你廝守被鋪

你不要生氣 讓我盡了力疼惜你
我等到有天可找你 讓我懷裡是你的美

我會給你最好 你這一次別忿怒
從來亦無旁驁 一輩子終老
願能和你廝守被鋪

你不要生氣 讓我盡了力疼惜你
抱緊了你一雙手臂 在我懷裡是你的美

我會給你最好 你這一次別忿怒
從來亦無旁驁 一輩子終老
願能和你廝守被鋪

我會給你最好 你這一次別忿怒
從來亦無旁驁 一輩子終老
願能和你廝守被鋪

這一晚好天氣 沒眼淚會幻化雨霏
這一闕要輕輕給你 讓愛亦滲入了空氣

 

原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