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填詞人的辛酸,《如何寫下去》(國)

不正常詞人

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作詞人填詞人,好像林夕這些神,講業餘的,其實很多也是很會「作」的,他們利用豐富的想像力,配以一首曲的旋律,描繪出很多超現實但動人至極的故事,然而我就沒有這種能力了。打從2004年開始寫改編歌詞開始,很多東西都是要有發生過的,才能寫出那種神髓,別人說我是寫實派而非音樂人,我也接受啊!因為我用歌詞說故事、說事實的喔。

 

《如何寫下去》是遇上瓶頸後必然的事

這首歌是2009年末寫的。當時自己正處於創作的瓶頸,因為之前的幾年寫得比較多,有點「江郎才盡」的感覺,但同期又不知為何寫了一首《我不捨你不捨》,身邊各人的反應卻很多,而事實上那只是自己在玩「文字遊戲」,真正投入的感情並不多,於是,就萌起寫《如何寫下去》的靈感,當然,這首歌是寫實的,「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正是在呼應別人對《我不捨你不捨》的好評。幸而今天的我,即使曲也是自己創作,也再沒有那種感覺,想寫才寫,靈感反而源源不絕。

 

 

如何寫下去
主唱: Lawson
原曲: 陳奕迅 – 床頭燈
作曲: 李雨寰
填詞: 葛大為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靜靜坐在 一個角落 寫一首情歌
寫了一半 墨水剛用光
然後放下筆桿 往筆跡細看
卻發現了 裡面找不著我

從前的我 寫過的歌 為的是享樂
微笑的感動的都是我
為苦戀寫的歌 用回憶寫的歌
那些感受是真真切切 是有發生過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這種滋味 總不是 安慰

現在的我 要寫的歌 感覺很浪費
不能發揮 黃金的機會
夢想變成作為 感情變成絕對
每夜床上也反反覆覆 像一種負累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當我也沒有這種體會 我也不敢恭維
要承認了 別再徘徊

筆鋒不再沿那條路軌 酒杯不再讓自己獨醉
別說充作多謙卑 多傷悲 我不想奉陪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墨水的痕跡一直消退 我卻不能後退
寫過這回 怎繼續 下回

《不仇沒有你》(國)

愛在錯的時間

“It’s a wrong timing.” 不知我們一生裡面因為時機不對,錯過幾多段可以扣人心弦的戀愛。絕大部分人最終會選擇放棄,反正就是有緣無份,乾脆找下一個,反正留得青山在,也無謂為一棵樹而放棄整片森林,甚至,把這個人恨掉了,還可以好好保留自尊。有些人則不是,要麼死纏難打,要麼祝福對方一生,無奈始終抱不到這美人歸。

 

不仇沒有你,還是不愁沒有你?

如果將以上兩者合而為一,可不可? 這又不是單純的玩弄別人感情。恨,既是愛的反面,也是愛的根源,至少會在意對方,若果上一遍是因為錯的時間被拒絕,下一次換個形象上場,又有沒有機會呢? 當然,帶著「仇」者,必帶著「愁」,所以,唯有「沒仇恨沒有你   有你不愁」。

 

《不仇沒有你》(國)

主唱: Lawson
原曲: 陳奕迅 – 快樂男生
作曲: C.Y. Kong
填詞: 易家揚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慶幸你還在 沒走開 時間過得那麼快
從那天我給你 拒諸門外 已經一年半載

我一直等待 等待一個安排
安排自己像凱旋回來
每一秒也讓你 悄悄明白 誰是你心中最愛

十倍的傷害 百倍的悲哀 用你的愛加起來
建造在瞄準你的砲台

我們只是朋友 不要有什麼念頭
以前想過擁有 這一雙手
「朋友」 你是這樣的藉口

到底誰不接受 到底誰不願放手
到底這個時候 誰能不愁
「朋友」 你也有這時候

聊什麼戀愛 你也不會奇怪
讓我分擔你一些對白
像找對老朋友 值得信賴 覺得是時候應該

拿一束鮮花 問一句情話 滿地浮沙在腳下
嘗試不要想得太複雜 我就給你一分鐘回答

我們只是朋友 不要有什麼念頭
以前想過擁有 這一雙手
「朋友」 你是這樣的藉口

到底誰不接受 到底誰不願放手
到底這個時候 誰能不愁
「朋友」 你也有這時候

這時候發現 我的所有
給光陰的大盜 給歲月的神偷
一天 一夜 直到青春全部拿走
走到盡頭沒出口 走到盡頭沒出口

我們只是朋友 還有否什麼念頭
以前想過擁有 這一雙手
「朋友」 你是這樣的藉口

到底誰不接受 到底誰不願放手
到底這個時候 誰能不愁
「朋友」 走到這一個路口

放下邪惡念頭 再跟你一起牽手
沒仇恨沒有你 有你不愁
大仇 才是愛的開首

 

《我不捨你不捨》(國)

關於寫國語詞

雖然寫國語詞沒有如廣東詞一樣,有音準的限制,但筆者很少拿這個「優勢」去發揮,始終粵語詞是筆者比較習慣寫的一種語言。當然,凡事也有例外的,改編過大約一百首歌詞,當中也有10%左右是國語詞來的,通常都是拿陳奕迅的國語歌來改。對啊,暫時未能走出這個框框,不知是作曲編曲上的風格還是什麼,總是覺得要配上國語歌詞才沒有違和感。

 

emiT,錯的時間?

曾經想過搞個類似《Slow Motion》的專輯,但裡面全部都是國語歌,但大學生活沒有如升大學那麼閒,所以最終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歌,也只是錄了好幾首,然後等了7年,在這裡公開。原來這個專輯叫做《emiT》,就是把”Time”這個字的字母調亂,意即「錯的時間」。這個概念看似很踏實,實際上卻好空泛,因為勉強點說,什麼都可以是「錯的時間」,可以是「相遇在錯的時間」,可以是工作上的時機不對,但又確確切切在我們的生活中掠過,這就是《emiT》想表達的東西。

 

《我不捨,有你不捨》

其中一首「主打」作叫做《我不捨你不捨》。為什麼有這個概念呢? 生於這個時間,常常聽到浪漫的情歌都是「我愛你」,「我們要一起」這樣,我就想,愛不是應該兩個人緊緊地相扣的嗎? 對一段感情認真,你捨不得放下對方,對方同樣也捨不得放下你,而彼此的不捨又是一起努力進步的動力,愛不就是簡單得如此嗎? 只要無悔自己選好了這個生命中的另一半,又談什麼值得不值得,符合不符合已經沒有意義,因為,世界變成了兩個人。

 

《我不捨你不捨》(國)
原曲: 陳奕迅 – 給你
作曲: 陳奕迅
填詞: 李焯雄
改編歌詞: a仔/Him.self
主唱: Lawson

站在一個舞台 分享一句對白
對你說永不分開 直到未來
腳下一個舞台 台上一襲裙擺
我眼前有你的姿態 沒障礙

我活著 你活著 我們一起經歷種種波折
我不捨 有你不捨 世界只有我倆 活著

來到一片花田 採擷一種語言
聽不見你的秋天 直到永遠
筆下一片花田 填上一個信念
像我們活在字裡行間 閉上眼

我活著 你活著 我們一起衝破重重波折
我不捨 有你不捨 只要我們永遠 愛著

沒有值得不值得 沒符合不符合
我會堅持 我信每一回選擇

我活著 你活著 我們一起衝破重重波折
我不捨 有你不捨 只要我們永遠 愛著

我活著 你活著 縱使世界沒有任何假設
我愛著 有你愛著 世界所有都是 我的

我的 我愛的 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