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我們只《近在眼前》

上次講到《遠在天邊》,講的,其實就是「毒男仰望女神」的故事。不過,現實歸現實,其實,「女神」在自己的身邊,也算得上是親密的了,至少,還可以交談、一起玩……至於歌詞的內容,應該淺白得你們一看就明的了。

另外,如果陳奕迅在2004年沒有被EEG雪藏,原曲《最後今晚》這首歌也可以好似《十面埋伏》一樣出名了!

 

《近在眼前》
原曲:陳奕迅 – 最後今晚

作詞:林夕
作曲:Eric Kwok
改編歌詞:a仔

若已說出 早應得到交心的資格
後悔說出 不打緊說話
內疚衍生只因當初偷喝你啖茶
墳前落花 變閒話

遠在天邊 誰為你許過願
遠在天邊 重播你的片段
往日膚淺 以砌詞當做申冤
腦裡頭晝夜輾轉 但未曾承認過單戀

你在身邊 何以我不發現
你在身邊 留守我的眼前
每日相見 你縱是美若天仙 卻有人已被欺騙
愈是平凡愈似敷衍 我還在變臉

直至聽輓歌 先懂得珍惜身邊一個
辦法太多 請不必懶惰
若我重覆膽怯又可走到哪兒躲
但求日後成同伴在探戈

遠在天邊 難道我不厭倦
遠在天邊 難解你的意願
往日膚淺 以砌詞當做申冤
腦裡頭晝夜輾轉 但未曾承認過單戀

遠近距離不只半里 記住不可放棄
但我會知 即使努力都不看上自己
單戀到最後換到我最憂鬱的讚美

遠在天邊 難道我不厭倦
遠在天邊 難解你的意願
往日膚淺 以砌詞當做申冤
腦裡頭晝夜輾轉 但未曾承認過單戀

你在身邊 何以我不發現
你在身邊 留守我的眼前
近在咫尺 你我如挽留身邊 那旅程已是終結
愈動情人愈見膚淺  我何用變臉

無情緒病好難寫得出系列#1 《最後今晚》

當年陳奕迅離開英皇,係加入新藝寶之前有一段空窗期,大約係2003-04年左右既時候,英皇為佢推出左一隻精選,叫《Great 5000 Secs》,收錄左幾首新歌,比較為人熟悉既,叩《一切還好》。後來呢隻精選仲出多左2隻,又分別地收錄左幾首新歌,全部都係英皇時代所唱,咁岩湊起黎,就係10首歌。

事實上,呢隻雪藏大碟,本來叫做《I Had A Great Time》,全碟歌詞由林夕包辦,諷刺既係,寫呢隻碟既時候,正正係林夕既焦慮症最嚴重既時候,”Great Time”呢個Term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無論如何,不得不承認呢隻碟當中10首作品,絕對不下於過去與未來既每隻大碟既作品,而今次所介紹既呢隻,叫做《最後今晚》。

故事無需多講,歌詞寫得好明顯,主角有個好好既男性朋友即將結婚,係呢個應該歡喜既日子,佢既心情偏偏係倒數緊大家可以暢聚既時光,因為踏入婚姻之後,生活再唔能夠似以前咁,想出去玩就出去玩。

朋友結婚,的確係一件令人開心既事,點解一個令人覺得欣慰既故事背景,寫出黎既故事係咁Sad,當然唔排除主角係Hehe既可能,但我覺得更大機會,係因為林夕寫呢隻歌既時候,一直受情緒病困擾既原因。

記得上年11月,當時我仲身處係澳洲某與世隔絕既農場上,每晚都望住一望無際既星空,繁星閃閃既程度,好可能能係香港一世都見唔到,喜歡攝影既我,見到呢個畫面,當然應該欣喜若狂。事實係,當時同Long D緊既女友去到分手邊緣,加上當時係澳洲既經歷觸發我抑鬱、焦慮症發作,望住漫天星星,反而感到難以言喻既悽愴,「到底美麗既時光可以留得住嗎?」

同樣道理,患上焦慮症、每晚要食好多安眠藥先訓得到覺既林夕,係「老友結婚」既個框架下,想所到既,係同常人好唔同既感覺--「失去」一位老友既焦慮感。

的確,有情緒病既人,特別容易將任何事情同負面結果連結,尤其是病發時期,一陣風吹都足以將一段關係摧毀。諷刺既係,愈病得重,所寫到既野愈多人鐘意,因為,普羅大眾唔會諗得出,自然覺得特別。再睇近年林夕寫既詞,你會見到,化左好多,少左過往既執著,又好似欠缺左少許既有味道……

陳奕迅 – 最後今晚
作詞:林夕
作曲:Eric Kwok
編曲:Eric Kwok

為你慶祝終於失去單身的優勢
若有秘笈幫幫兄弟
願意捨身擔起一生一世那樣危
虔誠值得 我們跪

*最後今晚 陪你去踩鋼纜
最後今晚 嫌你飲得太慢
(最後今晚 隨便你怎去辦)
最後一杯 你以後告別孤單
怕我們以後冤眼 夜夜甜甜蜜變監犯

最後今晚 明晚只得冷飯
最後今晚 明天你不要殘
以後一旦 有個淑女在中間
要再狂野亦不慣
入夜前人定要交更 友誼亦變淡*

就趁這晚好終止應否早婚的爭拗
盡快鬥估新娘的美貌
若你重色輕友是否識貨也別吵
未來入夜店權力沒法包

最後今晚 陪你去踩鋼纜
最後今晚 隨便你怎去辦
最後一杯 你以後告別孤單
怕我們以後冤眼 日後為人父你怎玩

趁伴侶還不可介意 最後一擊放肆
願你記得 吹水到日出的那老日子
(你伴侶遲早都介意)
新娘與你便沒法痛享今宵的醉意
(我們不好意思)

REP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