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填詞人的辛酸,《如何寫下去》(國)

不正常詞人

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作詞人填詞人,好像林夕這些神,講業餘的,其實很多也是很會「作」的,他們利用豐富的想像力,配以一首曲的旋律,描繪出很多超現實但動人至極的故事,然而我就沒有這種能力了。打從2004年開始寫改編歌詞開始,很多東西都是要有發生過的,才能寫出那種神髓,別人說我是寫實派而非音樂人,我也接受啊!因為我用歌詞說故事、說事實的喔。

 

《如何寫下去》是遇上瓶頸後必然的事

這首歌是2009年末寫的。當時自己正處於創作的瓶頸,因為之前的幾年寫得比較多,有點「江郎才盡」的感覺,但同期又不知為何寫了一首《我不捨你不捨》,身邊各人的反應卻很多,而事實上那只是自己在玩「文字遊戲」,真正投入的感情並不多,於是,就萌起寫《如何寫下去》的靈感,當然,這首歌是寫實的,「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正是在呼應別人對《我不捨你不捨》的好評。幸而今天的我,即使曲也是自己創作,也再沒有那種感覺,想寫才寫,靈感反而源源不絕。

 

 

如何寫下去
主唱: Lawson
原曲: 陳奕迅 – 床頭燈
作曲: 李雨寰
填詞: 葛大為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靜靜坐在 一個角落 寫一首情歌
寫了一半 墨水剛用光
然後放下筆桿 往筆跡細看
卻發現了 裡面找不著我

從前的我 寫過的歌 為的是享樂
微笑的感動的都是我
為苦戀寫的歌 用回憶寫的歌
那些感受是真真切切 是有發生過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這種滋味 總不是 安慰

現在的我 要寫的歌 感覺很浪費
不能發揮 黃金的機會
夢想變成作為 感情變成絕對
每夜床上也反反覆覆 像一種負累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當我也沒有這種體會 我也不敢恭維
要承認了 別再徘徊

筆鋒不再沿那條路軌 酒杯不再讓自己獨醉
別說充作多謙卑 多傷悲 我不想奉陪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墨水的痕跡一直消退 我卻不能後退
寫過這回 怎繼續 下回

[The World]《倫敦有雨》(原曲:陳奕迅 – 床頭燈)

大約在7年前,當時還是很專注地改編歌詞,還是沒想過會自己作曲的時候,有一個想法--寫一隻十至十二首歌的專輯,以旅遊為題,名字叫做《The World》,如果太多歌了,就繼續寫《The World 2》、《The World 3》……一直永續。

然而,縱然上次Post的作品叫《世界真細小》,事實上,世界很大,經歷可以有很多,哪怕同一個地方,用不同的拍攝角度,看到的景致可以完全不一樣,於是,我邀請了的最好的朋友 (寫《停車場》的那個) 一起合寫《The World》這張改編歌詞專輯,畢竟他的詞風跟我不一樣,這樣,筆下的世界才能更為遼闊。

Jpeg

Jpeg

站在同一個地方,拍出的左、右兩邊都已經是「兩個世界」 (攝於台灣花蓮七星潭)

 

倫敦的雨,是怎樣的呢?  倫敦素有「霧都」的稱,而霧,本來就是空氣中凝結了的水滴,只是因為不夠重,降不了到地面,所以一直飄浮,本質上,其實就是雲。從小時候,我們已經學會,當雲太重了,自然成為雨水,降下到地面,那時,天便「哭」了。換過來想,我們不就是這樣嗎? 生活中有許多不快的事情,小時候我們會一哭置之,哭過了,自然雨過天晴,然而到人大了,眼淚不能太容易掉下來的時候,我們心裡就漸漸起了雲霧,但當積累太多之時,雲霧還是會過重而成雨落下。而兩個人需要分散之時,與其刻意送暖,不如無言以對,好讓情緒如雲成雨落下,像倫敦的雨一樣,

綿綿細雨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送暖
而我錯以真心施予如天主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無疑我識穿 令你心酸

這番說話盡量亦簡短
為免當放晴時仍眷戀
但這齒輪逆轉我 和逆轉你
雲處跌進深淵

一場雨,令人痛,但,亦令人痛快。

 

《倫敦有雨》
原曲: 陳奕迅 – 床頭燈
作曲: 李雨寰
填詞: 葛大為
改編歌詞: Him.self

人情冷暖 在經過時 縈繞於身邊
抬頭我發現天色驟變
如倫敦的陰天 對世界欺騙
原來哭泣亦不可以露面

船停泊處 霧起那時 藏不到水點
綿綿細雨 像千枝亂箭
情懷躲於窗簾 埋葬了手中線
其時天色陌生得婉拒以往那景點

無言以對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結怨
而我獻上坦率的我仍招損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如冷的心 會哭出 最暖

沿途有雨 命中有誰 流沙的一點
如停靠某站 匆匆遇見
狂潮輾轉水煙 成雨至會聽見
流成一眶淚水粉飾你送我那陰天

無言以對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結怨
而我獻上坦率的我仍招損
一場雨有飄灑的意願 也只好消散完
才去鬆手 但你的手 令我不得不心酸

綿綿細雨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送暖
而我錯以真心施予如天主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無疑我識穿 令你心酸

這番說話盡量亦簡短
為免當放晴時仍眷戀
但這齒輪逆轉我 和逆轉你
雲處跌進深淵

無言以對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結怨
而我獻上坦率的我仍招損
一場雨有飄灑的意願 也只好消散完
才去鬆手 但你的手 令我不得不心酸

綿綿細雨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送暖
唯有故作怨怨相報如相戀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離場至撿走 這些細軟

其實要你有自《信》心

講到「信」這個字,你想到了什麼?

 

Letter? 不是。

 

Trust? 答對一半。

 

今次介紹的這首歌,單字一個「信」。「信」字,可以解作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或者去相信別人、相信這個社會等等,不過這次回歸基本,講「相信自己」。

 

最近看到一篇不被廣泛流傳的網絡文章,叫作《你不是不會吸引,你只是忘了而已》,開宗明義,從標題已經看出,每一個人也有其對別人的吸引力,這是與生俱來的東西,為什麼我們長大了之後會害怕,甚至恐慌喜歡的人不被自己吸引,乃後天的經歷所致,簡而言之,就是一句,「自己本來就是可信的」。

 

延伸閱讀: 《你不是不會吸引,你只是忘了而已》

 

這首歌記錄了筆者大約十年前,對一位女孩十分傾慕,又不敢勇敢追求的表現,然而內心卻上演一場對手戲──「與其心裡想這想那,何不約她出來,又不見得你會出醜!」

 

當然,在經歷更多之後,對於敢與不敢,似乎已有更好的拿捏,回望這可笑的自己,難免有少許感嘆,心跳不再。

 

 

 

 

《信》

原曲:陳奕迅 – 後台

作曲:Adam

填詞:黃偉文

改編歌詞:a仔

主唱: 希子

 

她一次上街   某君一靠近   你心中暗裡都不忿

她當晚八點   也剛剛上線   答覆的半句未發生

偏偏你繼續等   三點半了   為何不去問    從來只抱憾

 

她可算最好   你總想配襯   獲得她送你的一吻

懇請你勇敢   你衷心去愛   卻始終欠缺自信心

只懂每晚呆等   不懂發奮   為何不放任   為何不上陣

 

*其實要你   有自信心

若是你信你便勇敢

無懼大錯變成仁

誰一個嘲笑當做和音

 

沒勇氣你定葬身

但是你有已是滿分

言詞話語更傳神

連她也相信你實在吸引*

 

她可算最好   你總想配襯   獲得她送你的一吻

懇請你勇敢   去找她看戲   戲院中你似義勇軍

相當振奮人心   一起發笑   誰人肯理會   從前的缺憾

 

Repeat *

 

(無論是你愛的人   或要面對別人   你都要用神)

 

Repeat *

 

相信你實在吸引

 

Lalalalalalala…

 

若你已有自信心

就別再怕你下半生

無謂扮看破紅塵

還請你相信你實在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