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歌詞]《陰影》(原曲: 陳奕迅 – 龍舌蘭)

自陳奕迅既《龍舌蘭》推出之後,好多人都評論填詞人陳詠謙係呢隻作品既水準,亦都有唔少朋友叫我不如改左首歌佢。其實我第一次聽陳奕迅個Live已經想知,不過我好肯定,呢首曲風咁90年代既歌,用詞一定要雕琢得細膩,加上自己忙於高登音樂台既工作,所以都未抽到時間坐係度慢慢寫,直到今日,終於有時間、有心情,好好咁將首歌寫低。

改編歌詞叫做《陰影》,一個好簡單既名字,其實係講緊我過往既一段故事,大致上就係我鐘意過一個女仔,同佢都經歷過好多事情,但我因為一次又一次錯過左D機會,所以冇同佢發展,佢就同左另一D男仔拍左拖,但我一直都耿耿於懷,一直都放唔低,甚至用左一段好長既時間去尋找「另一個佢」,即係性格、樣子都似佢既異性,一直都困係呢個陰影裡面走唔返出黎。我諗關於呢個女仔既story,係寫埋呢一首歌之後,可以close file了。

希望大家喜歡呢首作品!

以上故事可以參考《The Days in Europe 第29話》直至結局。

 

《陰影》
原曲: 陳奕迅 – 龍舌蘭
作曲: Chris Polanco 陳傑
填詞: 陳詠謙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情路已退 回望當初揮之不去永恆獨個睡
在廢墟 前面的陰影可使我與誰亦畏懼
只得到一桶冷水 愛與痛將歡笑過濾

痛 年年月月過去
天天朝朝暮暮誰 誰讓我淌淚
分分秒秒又是誰 仍舊力竭不衰
幾多傷口早淹進 歲月裡

無力再追 唯願終於一天等到你來共我聚
只得到一桶冷水 愛與痛陰影裡判罪

痛 年年月月過去
天天朝朝暮暮誰 誰讓我淌淚
分分秒秒又是誰 仍舊力竭不衰
幾多傷疤不減退 可知我記得我是何樣被抗拒
可知當初皆因你接受舊愛侶

我 難道又豁出去
狠心得傷害著誰 來換我安睡
生生世世亦伴隨 無奈你說不許
幾多出口可通往 歲月裡
要怎拭乾這滴 眼淚

[音樂.感] 陳奕迅《破壞王》抄歌 ??

陳奕迅《破壞王》的外表,另一首歌的內心

對不少聽廣東歌的朋友們,陳奕迅這一兩年好像在樂壇上沒什麼動靜,在3年前出過《準備中》大碟,還有2年前的一首《四季》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新的廣東作品。因此,在近來他在香港舉辦的《Love is Life》演唱會,當中的新作可算是萬眾期待。繼《與你常在》、《漸漸》和《可一可再》之後,接下來的主打作品,換來了充滿玩味的快歌《破壞王》。咦,這首歌好像有點陳奕迅舊作的影子??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陳奕迅《破壞王》抄歌 ??

[音樂.感] 剌眼的青春宣告沉沒 -《床頭燈》

《床頭燈》,送給每一個曾經都青春過、任性過的你

最近,因為要準備MMO給歌手灌錄陳奕迅《床頭燈》的改詞版本,又因為這首歌並非主打歌曲,在網上也不容易找到這首歌的伴奏,在機緣巧合之下,我找到了陳奕迅在《中國新歌聲2》國慶晚會所演唱的版本。原本我是要把整首歌聽完,聽聽音質和有沒有現場的拍掌聲等等會影響伴奏的質素,怎不知一聽,就是播完又播,來來回回十幾遍,久違了的《床頭燈》竟能讓我如此著迷。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剌眼的青春宣告沉沒 -《床頭燈》

[音樂.感] 《月黑風高》──你想去哪裡?

早陣子因為要重新找工作維持生計的關係,也到了不同的公司去面試。拿著一份別人認為很Jumpy的CV,HR們總是問著一個問題:

「為什麼你讀Finance,投身社會卻不是做這一行的東西?」

近年,我們常常聽到Slash這個名詞,意思就是一些年青人投身不同的工作上,沒有朝九晚五的固定工時,沒有公司給你的穩定收入,而且所費的精神,應該比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一族要多很多。我不以Slash來自居,來對而言我已經很普通,但絕大部分的Slash,都不是讀什麼就出來做什麼的,而且他們做的東西範疇很廣,要讀也讀不了,不過,我絕不懷疑這些人的能力,因為從實戰學習,比在大學上讀這讀那要好,而且,因為自己知道有需要才去學習,效率總比為讀而讀的好,所以,對我而言,讀這些做那些不是個問題,而且還可以擴闊自己的眼光,更能明白自身工作的周邊的流程,其實對目前和未來的工作都有莫大的脾益。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月黑風高》──你想去哪裡?

[音樂.感] 誰贈李彩華《天使的禮物》

若果你明白李彩華(男)的辛勞,怎會不理解《天使的禮物》的意思?

一直以來,我也很喜歡聽陳奕迅的歌,無論是無人不曉的主打,抑或成了滄海遺珠的side tracks,還是半紅不黑,既是主打又不是太廣為人知的作品,我也喜歡,而那些主題特別的歌,尤其會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這次要講的一首歌,叫做《天使的禮物》,是跟《Shall We Talk》同一隻專輯的,雖然這首歌跟《Shall We Talk》一樣是冠軍歌,不過始終《Shall We Talk》的氣勢太好,幾乎把這首大碟的第三主打的光芒都蓋過了。不過,我喜歡這首歌的原因,除了旋律和編曲給人一種很溫暖、很舒服的感覺,歌詞的主題也是令我著迷的其中一個原因。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誰贈李彩華《天使的禮物》

你們的《小時候》,是這樣的嗎?

2006年的作品,當時是與我的師父合寫,因為那時功力不夠,還沒有好好地應付到《Shall We Talk》這首歌,唯有求救於前輩,為這篇歌詞更為流暢。

「小時候」這概念易寫,難精。它是個很容易發揮的主題,但既然誰人也寫得到,自己既歌詞不突出一點,就自然比下去,也過不了自己那關。

現在回看,「原地方」這3個字寫得好,因為,長大了之後,好多舊有的地方,都成了都市中的集體回憶。而我們也有很多童年的回憶,在不知不覺中秒秒流逝,那麼我們還能找回這些憶記嗎?

 

 

小時候
原曲: 陳奕迅 – Shall We Talk
作曲: 陳暉陽
填詞: 林夕
改編歌詞: a仔, 雙魚已歿

原地方    何曾願意淡忘
童年夢想碌架床    閃閃發光
床前月光      仍難令我下床
難道是我的快樂童年太難忘

同回憶半夜守望        未回家喜愛閒蕩
而旁邊友伴天真也未懂得說謊
月兒伴有星光     童話裡如何渡過
遺憾是    又要趕    電腦鍵盤深宵跟我繼續忙

微雨巷    行過幾多歲月以後無法安歌
牛奶糖    甜過的臉早已添上痛楚
時鐘    不會停下    朋友    也難以結果
成長之中苦痛難耐    人世    憾事太多
我願細個

床畔有光  原來日出一趟
為何現今碌架床    不懂發光
男兒在四方     如常落得苦況
仍懷念昨天給我睡眠那木床

兒時哭了為飢餓    現時天天要捱餓
旁人給吃麵包的渴望威迫說謊
夕陽淡暗的光    橫街中徐徐劃過
回頭望 電線杆 望見年輕天真的我在窄巷

微雨巷    行過幾多歲月以後無法安歌
牛奶糖    甜過的臉早已添上痛楚
時鐘    不會停下    朋友    也難以結果
成長之中苦痛難耐    人世    憾事太多

微雨巷   仍會天天看著過路人客之多
牛奶糖   仍都安撫我工作裡眉額深鎖
童真    不再明亮    難免    眼淚交錯
如果    明日我還有    父母輕輕    抱我

原地方     誰能願意淡忘
童年玩耍的水塘      今天已乾
重回舊莊    前事獲得釋放
無奈舊照片因歲月流過漸黃

大路上,誰都是《路人甲》

「大路上任我穿梭,能扶危何妨救助」

大路上,誰都是路人甲。人和人,可能只會擦肩而過,縱然在路上伸手助人,也可能只有相交的一剎那……

 

 

《路人甲》

原曲: 陳奕迅 – 今天只做一件事

作曲: Joey Tang/舒文

填詞: 周耀輝

改編歌詞: a仔

 

看見你兩個   轉角處起爭執

伸出手拉開   幫你中斷怒忿

 

那晚正有雨   見你半身沾濕

撐開一把遮   給你一趟護蔭

 

一走過了   身影漸變小

怎麼的身份   經已不再重要

 

為何纏繞   大概終點一到要走了

為何仍可笑   尚有一位比你更需要

沒法可用多一天為你淺笑

 

大路上任我穿梭   能扶危何妨救助

貢獻後要告別才可以繼續孤身飄泊

劫數或太多   人總會惹禍

只不過   我會在這地圖走過

 

日夜在鬧市奔波   才無求良朋滿座

似你共我只需轉身擦過

我繼續探戈   浮生的清河

只因眼睛於一息間   不記得那是我

 

某次聽見你   地下鐵中哭泣

拉一張紙巾   請你不要受困

 

這晚再有雨   你卻更加憂心

講輕鬆一點   想你洗脫烙印

 

一走過了   身影漸變小

怎麼的身份   經已不再重要

 

為何纏繞   大概終點一到要走了

為何仍可笑   尚有一位比你更需要

沒法可用多一天為你淺笑

 

大路上任我穿梭   能扶危何妨救助

貢獻後要告別才可以繼續孤身飄泊

劫數或太多   人總會惹禍

只不過   我會在這地圖走過

 

日夜在鬧市奔波   才無求良朋滿座

似你共我只需轉身擦過

我繼續探戈   由青春消磨

可知世間這麼穿梭   總有千個萬個

 

想一想身邊   總有幾個像我

[音樂.感] 陳奕迅的末落時代,怪誰? (下)

從技術的層面分析,陳奕迅走下坡的3大原因

上集主要從陳奕迅歷年的作品去分析其歌曲對聽眾的吸引力,到了這一篇,我會把陳奕迅「走下坡」的趨勢歸納為3個主要因素。

延伸閱讀: [音樂.感] 陳奕迅的末落時代,怪誰? (上)


我們愛聽的,總是那些

快餐文化到處都是,而香港生活的節奏那麼急速,就算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麼刻意過好每天,其實望到的一切實在片面。90年代開始,四大天王時代的出現,為整個K歌文化注入了新動力,歌詞的內容不外乎愛情和愛情,還有愛情,而這趨勢到了千禧年代就更加盛行,所以陳奕迅也只好當個K歌之王,突圍而出,成為新一代的天王,甚至要讓大家一直擔心會後繼無人──這擔心沒有錯啊,現在真的是後繼無人。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陳奕迅的末落時代,怪誰? (下)

[音樂.感] 陳奕迅的末落時代,怪誰? (上)

近年陳奕迅的歌不再那麼受歡迎,是歌的問題?

要談最近廿幾年本港樂壇的「神人」,非「醫神」陳奕迅莫屬。1996年出道拿新人獎,才兩年時間,他的風頭已在叱吒樂壇頒獎禮一時無兩,從四大天王手上奪去叱吒至尊唱片大獎,不止這樣,就算在兒歌方面,他也憑著《超人迪加》把「銀河唯一的秘密」唱得街知巷聞。隨後的十幾年,幾乎每年都會有幾首作品長久地刻印在樂迷心中,不論是千禧年代的《K歌之王》,還是近幾年的《任我行》,彷彿他所唱的歌,必屬佳作。

咦? 慢著!好像最近一兩年又不是這樣。自從2010的DUO演唱會帶病「爛聲」上陣,而近年唱Live的表現又很不穩定,再加上兩年前為大碟《準備中》的音樂會「大唱低音歌」,而去年的《四季》更加是《不如不見》級的低音,實在令人懷疑他是否到了極限。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陳奕迅的末落時代,怪誰? (上)

《我不捨你不捨》(國)

關於寫國語詞

雖然寫國語詞沒有如廣東詞一樣,有音準的限制,但筆者很少拿這個「優勢」去發揮,始終粵語詞是筆者比較習慣寫的一種語言。當然,凡事也有例外的,改編過大約一百首歌詞,當中也有10%左右是國語詞來的,通常都是拿陳奕迅的國語歌來改。對啊,暫時未能走出這個框框,不知是作曲編曲上的風格還是什麼,總是覺得要配上國語歌詞才沒有違和感。

 

emiT,錯的時間?

曾經想過搞個類似《Slow Motion》的專輯,但裡面全部都是國語歌,但大學生活沒有如升大學那麼閒,所以最終也打消了這個念頭,歌,也只是錄了好幾首,然後等了7年,在這裡公開。原來這個專輯叫做《emiT》,就是把”Time”這個字的字母調亂,意即「錯的時間」。這個概念看似很踏實,實際上卻好空泛,因為勉強點說,什麼都可以是「錯的時間」,可以是「相遇在錯的時間」,可以是工作上的時機不對,但又確確切切在我們的生活中掠過,這就是《emiT》想表達的東西。

 

《我不捨,有你不捨》

其中一首「主打」作叫做《我不捨你不捨》。為什麼有這個概念呢? 生於這個時間,常常聽到浪漫的情歌都是「我愛你」,「我們要一起」這樣,我就想,愛不是應該兩個人緊緊地相扣的嗎? 對一段感情認真,你捨不得放下對方,對方同樣也捨不得放下你,而彼此的不捨又是一起努力進步的動力,愛不就是簡單得如此嗎? 只要無悔自己選好了這個生命中的另一半,又談什麼值得不值得,符合不符合已經沒有意義,因為,世界變成了兩個人。

 

《我不捨你不捨》(國)
原曲: 陳奕迅 – 給你
作曲: 陳奕迅
填詞: 李焯雄
改編歌詞: a仔/Him.self
主唱: Lawson

站在一個舞台 分享一句對白
對你說永不分開 直到未來
腳下一個舞台 台上一襲裙擺
我眼前有你的姿態 沒障礙

我活著 你活著 我們一起經歷種種波折
我不捨 有你不捨 世界只有我倆 活著

來到一片花田 採擷一種語言
聽不見你的秋天 直到永遠
筆下一片花田 填上一個信念
像我們活在字裡行間 閉上眼

我活著 你活著 我們一起衝破重重波折
我不捨 有你不捨 只要我們永遠 愛著

沒有值得不值得 沒符合不符合
我會堅持 我信每一回選擇

我活著 你活著 我們一起衝破重重波折
我不捨 有你不捨 只要我們永遠 愛著

我活著 你活著 縱使世界沒有任何假設
我愛著 有你愛著 世界所有都是 我的

我的 我愛的 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