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ys in Europe 第32話 – 載我走

12月5日,學校最後一科考試,本來跟教授談過可不可以提早點考,教授說不可以。本來我也擔心會不會影響行程,不過,其實她只是先到希奧利艾(Siauliai)看十字架,然後我在考試之後便前往那兒再會合她,其實也沒差。

2011年的時候,智能電話尚未普及,「低頭族」這個近年才興起的用詞,那個時候還沒有人用,而自己當時還是拿著個有wifi都上不了網的LG手機,打電話的時候仍然是「充滿手感」的那一種。問題是,如果有Whatsapp,我身處香港也可以發信息去歐洲那邊,但我當時沒有這種便利,印象中應該也沒有買漫遊卡,打電話應該是找不到她的。

Continue reading The Days in Europe 第32話 – 載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