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 叱吒 廿年看 樂壇 潮流

叱吒

《 叱吒 樂壇 頒獎禮》誰沒看過?

我這一代人(泛指80後、90後),對於香港四大 樂壇 頒獎禮的印象,不外乎是新城的「分豬肉」、TVB的「益自己友」、港台十大中文金曲的「老派」,還有商台 叱吒 頒獎禮的「年青人心聲」——畢竟,它本來就是對準15至24歲的年輕一族作為市場。

對,四張本地樂壇成績表,唯獨叱吒算作是近年比較有公信力的一個,其他的,這裡也不作多說。有趣的是,從千禧年代到現在這廿年之間,叱吒頒獎禮也恰巧反映了本地流行歌曲風格的發展方向。

叱吒1

叱吒算得上是與年青人最同一陣時的頒獎禮

叱吒 頒獎禮 – 屬於年青人的頒獎禮

剛過去的叱吒頒獎禮,沒有了現場觀眾,也沒有了能霎時炒熱的話題。早幾年還有欣宜的《女神》得獎、謝霆鋒在台前演出、古天樂被選為最受歡迎男歌手等等議題引發廣大樂迷討論,但今年呢,元旦日所發放的催淚彈,或者警方在遊行期間如何驅散無辜百姓,比謝安琪、麥浚龍有否得獎,似乎更應該受到關注,坊間除了談論方皓玟的《人話》一曲,好像對叱吒的討論仍是甚少。

叱吒2

方皓玟於2019 年底推出的《人話》受眾人熱議

不過,叱吒作為相當地有公信力的樂壇頒獎禮,即使今年少人留意,但獎項始終由一眾(比較年輕的) DJ以播放率,還有網民(就是我們這班年輕人) 選出,即使近年各種新式樂壇頒獎禮冒起,但叱吒仍反映了樂壇現在的一些氣象。

叱吒 廿年, 樂壇 怎樣變,如何變?

20年前,K歌當道。千禧年代初,叱吒至尊歌曲和最受歡迎歌曲,都是情歌不在話下,而且愈慘愈好,不論是《有病呻吟》、《好心分心》,失戀歌曲似乎是當時樂迷的救贖,也可能正正反映了當時的香港,經濟低迷,而智能手機未有普及,只好在還有運行Windows 98的電腦上,打開Foxy,把傷感的情歌都下載過來,好讓自己「漏煤氣關窗」,邊聽邊默默落淚,或者付個$39的K-Lunch,三五知己一起放聲發洩,不傷錢包,又可以果腹,一舉三得。這樣,K歌便非常流行。

叱吒3

久違了的 $39 K Lunch

轉捩點在2011 – 2012年左右,智能手機高速掘起,iPhone 4跟Samsung Galaxy S2正打得火紅火熱。同時,MSN逐漸在網絡世界消失,被Whatsapp取而代之。智能手機的普及實在讓我們這一代的生活起了革命性的變化,也對本地音樂造成了衝擊。

在2010年代,至尊歌曲和最受歡迎歌曲彷彿走進了平行世界一樣,DJ們把《重口味》點播又點播,但樂迷喜歡,是每晚在劇集中聽到的《天與地》。縱然這十年間,至尊歌曲開始出現非情歌如《流淚行勝利道》,但樂迷所喜歡的,不再是直截了當的情歌之餘,他們開始投選出政治意味濃厚的歌曲——《撐起雨傘》和《人話》,或者選一些非一線歌手的情歌如ToNick的《長廂廝守》、欣宜的《女神》等等,足見播歌的DJ,和聽歌的樂迷,口味再不一樣。

叱吒4

現在的許志安,只有流淚,沒有行勝利道

同樣道理,不難看見,近年的最受歡迎男女歌手,和叱吒自己選出來的男女歌手金獎,也落入了平行世界之中。

下一個潮流,是誰,是什麼歌?

一直以來,擁有的最大優勢的,還是K歌,只是因為這20年間K歌出得太濫,也可能是唱片公司的Budget問題,質素參差,好的作品如《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曲風為人熟悉,也可能因此而產出一種親切感,令人百聽不厭,但有更多的,榜也上不了,名字我也說不出來,只是淪落於濫情的地步,真的聽到也想轉到下一首歌。

從我看來,未來三數年間,像《忘記和記》這類的懷舊情歌仍有市場,而《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這類直接懷舊的抒情作,一年有一兩首跑出也不是難事。另外,Band Sound 的話,本地主流仍是Pop Rock的天下,太重型的音樂,對香港人而言也不耐聽。至於R&B的話,方大同在2010年代初將之發揚光大,到現在謝安琪也多唱了R&B的作品,前年一曲《一個女人和浴室》為人津津樂道,也證明了R&B的風格在香港將會發展得愈來愈好。最後,電子音樂的話,走回千禧年代初的Disco風格看似不太可能,而像《773312》這種歌曲亦暫時未為港人能夠接受,如果要在香港捧起一個像Billie Eilish的歌手,恐怕還需多一點時間。

叱吒5

謝安琪的名氣也救不回《773312》的名氣

歌手方面,叱吒既然是年青人的天下,當然政見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在剛過去的頒獎禮之中,最受歡迎的男、女歌手和樂隊都是黃的,相信黃派的歌手在未來幾年仍能佔據這些席位。

至於要從播放率統計之中拿金獎的話,男歌手我沒有心水選擇。許庭鏗、陳柏宇各有潛力,但事實上他們的歌不為廣大樂迷所認識,偶爾拿一兩年的金獎尚算合理,但要成為另一個張敬軒,似乎還有點距離,所以寧願看好Juno,至少他的作品用心之餘,耐聽性較高。女歌手的話,謝安琪必然跑出,而AGA、Gin Lee、阿Mag這些,應該會讓銀獎競爭得激烈。樂隊方面,Supper Moment逐漸被年青人唾棄,Dear Jane雖然現在仍有金獎,但經歷2019年的政治事件後,香港人對非情歌的需求必然增加,他們能否從情歌Pop Rock轉型成功,將會是能否保得獎樂隊金獎的指標,而一直多唱非情歌的Rubberband則是一匹黑馬,我比較看好他們,而後起之秀Nowhereboys在這個世代也是順流而行,發展的機會也相當不錯。

P.S. 以上只是個人意見作出之分析,如覺冒犯,請多包涵

延伸閱讀:

叱吒樂壇頒獎禮歷年得獎名單 (維基百科)

[音樂.感]香港樂壇已死? 現在才是百家爭鳴的時代

[音樂.感]華語流行曲的樽頸 – 從《等你下課》得到的啟示

[音樂.感]流行曲流行方程式 – 《長相廝守》給我們的啟示 (上)

我始終需要情歌 – 情歌呢?

聽歌,聽粵語流行曲,初戀、苦戀、暗戀、失戀、三角戀一直是唱不膩聽不厭的主題。從80年代初的「願我會渣火箭 帶妳到天空去」,慢慢發展至「我墮入情網 妳卻在網外看」,再到90年代的「我要給我寫這高貴情書」,然後再到大家耳熟能詳的「誰人又相信一世一生這膚淺對白」和「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一切一切你認識、你記得的流行曲,十有八九不是情情愛愛,就是情情愛愛,口裡雖說主題重覆、很悶,但最記得的,永遠是這類歌。

 

但,有沒有發現,這幾年的歌,好像缺少了些什麼。作歌,最重要的是找到共嗚,是不是香港人已經沒有再刻骨銘心的愛情呢? 這幾年樂壇鼓吹一陣「非情風暴」,又打著「反K歌」的旗號,旋律千篇一律的K歌從此乖乖地回到K房裡去,平日聽到的廣東歌,不是叫你放下,就是一首又一首的非情歌,看著歌詞實令人津津樂道,不知是道家學說還是佛理哲學,總之看上去很有道理,卻不好唱。

 

1

筆者初聽《苦瓜》之時,著實記不了副歌的歌詞

 

說實的,以前的我也是「反K」派的人,一直不樂於聽或寫K歌。但人漸漸大了,又漸漸發現,愛情才是最能觸動人心的,當流行曲的歌詞缺乏了這種成份,聽起來,就好像在麥記吃薯條沒放鹽一樣,雖然相對健康,但真的比較難放進口裡。

 

也許周爸爸寫得好:「我始終需要情歌,沉睡在昨日一起的感覺」。

[音樂.感] 香港樂壇已死? 現在才是百家爭鳴的時代

叱吒頒獎禮剛過去一個星期,一直在看身邊的人所討論的,當然有被指「消費肥姐」的欣宜,不過在我看來,這些批評只是一堆對欣宜的形象很有意見的人在找碴,事實上,她一曲《女神》的確是引起了大眾的共嗚,總比早一年的《流淚行勝利道》入屋吧。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香港樂壇已死? 現在才是百家爭鳴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