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感] 《月黑風高》──你想去哪裡?

早陣子因為要重新找工作維持生計的關係,也到了不同的公司去面試。拿著一份別人認為很Jumpy的CV,HR們總是問著一個問題:

「為什麼你讀Finance,投身社會卻不是做這一行的東西?」

近年,我們常常聽到Slash這個名詞,意思就是一些年青人投身不同的工作上,沒有朝九晚五的固定工時,沒有公司給你的穩定收入,而且所費的精神,應該比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一族要多很多。我不以Slash來自居,來對而言我已經很普通,但絕大部分的Slash,都不是讀什麼就出來做什麼的,而且他們做的東西範疇很廣,要讀也讀不了,不過,我絕不懷疑這些人的能力,因為從實戰學習,比在大學上讀這讀那要好,而且,因為自己知道有需要才去學習,效率總比為讀而讀的好,所以,對我而言,讀這些做那些不是個問題,而且還可以擴闊自己的眼光,更能明白自身工作的周邊的流程,其實對目前和未來的工作都有莫大的脾益。

Continue reading [音樂.感] 《月黑風高》──你想去哪裡?

「我在尋求車位 也在尋求這位」

這首歌,不是我寫的。

這首歌,2月14日完成,數年前。

 

改過同樣的詞,《事過境遷》我很滿意,然而,我更喜歡這首《停車場》。

 

「我在尋求車位,也在尋求這位,如若路上受阻怎可介懷,緣份這東西」

對,沒伴的,應該講中了吧!

有伴的,但願你們沒有「泊錯位」。

 

《停車場》

原曲:《歌‧頌》

原曲主唱:陳奕迅

原曲作曲:王雙駿

原曲填詞:林夕

改編填詞:Him.self

 

趕 趕不切去踩這個剎車掣

情路中昏迷 道別都未提

從此 分手便對這倒後鏡宣誓

「今後想找真愛 先懂得放低」

 

我在尋求車位 也在尋求這位

如若路上受阻怎可介懷 緣份這東西

一戀上如花卉 一轉眼無數枯萎

情若泊錯位 彷彿以為 有空缺便能 泊到一世

 

趕 趕得切應邀參與你婚禮

情夜不閉戶 亦路不拾遺

如果 找到像你的 我亦會欣慰

不論富裕或窮 肥瘦與高矮

 

市內難尋車位 世上難尋這位

情路並沒路軌 當駛近時 誰料到車毀

我為誰而相體 你共誰成了夫妻

台下有某位 衣衫滿泥 捨身證實愛 仍然在世

 

假如你與我此刻相差六米

記錄下豔麗 環顧四圍 連細節都寫低

 

花開難逃枯萎 枯萎成為空位

熒幕上舊號碼一洗再洗 夜闌人靜 以淚再洗

當一切 湧出之際 便快駛

前座兩個位 怎可坐齊 愛這個問題 困擾一世

 

 

延伸閱讀:

四季裡的《事過境遷》

 《塞車》 主唱: 謝霆鋒

赤口呀!小心話人《化妝女孩》

呢一篇要用返口語,感覺先至適切。 (台灣的朋友對不起了,這篇用書面語來寫是不夠感情的)

由細到大,我對女仔化妝呢件事都係以負面既眼光去投射,一來覺得化妝傷皮膚,中學時代就開始化,大個仲得掂?? 事實上,時至今日,平時極少化妝既女性朋友皮膚係好好多,大家一齊唔化妝既情況下,佢地係比較靚既一群。(可能我個D係個別例子,呢度講既係平均而言,我知道大把女日日化妝之下落左妝都係女神)

當然啦,呢首歌好似係2009年寫,當時讀完F.7,一向祟尚自然美既我,係度緊《Slow Motion》呢隻改詞碟既歌既時候,突發奇想,不如就寫首講女仔化妝啦,於是促成呢首作品。因為係年紀尚輕個陣所寫,所以,呢次寫既對象,其實係又要扮靚又要唔靚既人。

喂喂,講中左你既話唔好打我XD

 

《化妝女孩》

主唱: 希子
原曲:陳奕迅 – 萬佛朝宗
作曲:Alex Ni
填詞:林夕
改編歌詞:a仔

今晚的七點鐘 相約他逛街去吧
一顆相思種子 一早於你心裡萌芽
始終相當擔心 不化妝對不住他
偏偏只得幾分鐘 給你化妝該手震吧

@眼影已畫到升上額角吧
厚粉到酷似鋪滿白雪吧
眼袋卻沒有遮去大意吧
咀角上見得你俗氣吧@

想得到他欣賞 不致所有都要搽
可惜這一分鐘 得你相信一臉無瑕
梳妝講心思 你不顧一切便浮誇
講真這麼的瀟灑 給你見到都驚嚇吧

Repeat @

*毫無花假 眼影已遮去眼睛吧
毫無花假 厚粉到足以變青吧
毫無花假 有黑眼圈未訓醒吧
實在可怕 這一片咀唇紅極嗎*

Repeat @

眼線液溶掉你未能自覺吧
靠粉底就要識得逐細抹去吧
胭脂夠多都非血色夠吧
怎麼化妝都給你倒下

Repeat *

全無花假 眼晴裡出了怪胎吧
全無花假 見他已經為你倒下
全無花假 再不理怎樣說好話
實在可怕 怎麼化妝形同未化

即使《心很痛》,你們可以不走嗎?

之前講到《最後的晚餐》,那時是與離別逐天拉近的日子,不知為何,每人的離愁別緒開始多了。有次,在MSN上跟她說到中5放榜後的打算,她淡淡然說道,「朋友邊會有一世架」,而事實上,除了這句,她所說的一切,都對「失去」身邊的朋友充滿憂慮,所以,「我寧願同佢地慢慢疏遠」。

這是我為她而寫的歌,同時,也是很多人的心聲。實在,面對人際上不息的變化,誰能做到一笑置之?

《心很痛》
原曲:陳奕迅 – 富士山下
作曲: Christopher Chak
填詞: 林夕
改編歌詞: a仔

曾踏進一片領空 相識好友百種
不知不覺春季夏至再秋冬
無論快感似起哄 傷心終於失控
千般感覺一絲絲轉化緩衝

長路卻經已告終 不只得我撲空
悲歡起跌都變做悠長劇痛
無奈每一秒心痛 總驅使我失重
手心鬆脫思憶只可以斷送

*除非早得到應許 我所有舊情未免失去
免不了雙眶都傾瀉出眼淚
旁人未繼續伴隨 明日或許碰著誰
由誰人報以冷眼內心粉碎

如果我心底的每組片段能逐格撕碎
至少到分手一刻更少顧慮
情誼願繼續下垂 離別後關係淡如水
往事於心裡 到消失只有空虛 我害怕失去*

其實我知我眼淺 卡通紙舊照片
即使窺見足夠淚腺變炊煙
原諒我給我欺騙 知己也遭感染
多講一句竟顯得傷痛難掩

留住了不夠半天 身邊經已變遷
得不到永久友誼誰能避免
從沒有一世不變 狠心不再假設
幾載憶記只供給忍痛懷緬

Repeat * x2

告別才心碎 最終也殘留身軀 我後悔失去

無情緒病好難寫得出系列#1 《最後今晚》

當年陳奕迅離開英皇,係加入新藝寶之前有一段空窗期,大約係2003-04年左右既時候,英皇為佢推出左一隻精選,叫《Great 5000 Secs》,收錄左幾首新歌,比較為人熟悉既,叩《一切還好》。後來呢隻精選仲出多左2隻,又分別地收錄左幾首新歌,全部都係英皇時代所唱,咁岩湊起黎,就係10首歌。

事實上,呢隻雪藏大碟,本來叫做《I Had A Great Time》,全碟歌詞由林夕包辦,諷刺既係,寫呢隻碟既時候,正正係林夕既焦慮症最嚴重既時候,”Great Time”呢個Term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無論如何,不得不承認呢隻碟當中10首作品,絕對不下於過去與未來既每隻大碟既作品,而今次所介紹既呢隻,叫做《最後今晚》。

故事無需多講,歌詞寫得好明顯,主角有個好好既男性朋友即將結婚,係呢個應該歡喜既日子,佢既心情偏偏係倒數緊大家可以暢聚既時光,因為踏入婚姻之後,生活再唔能夠似以前咁,想出去玩就出去玩。

朋友結婚,的確係一件令人開心既事,點解一個令人覺得欣慰既故事背景,寫出黎既故事係咁Sad,當然唔排除主角係Hehe既可能,但我覺得更大機會,係因為林夕寫呢隻歌既時候,一直受情緒病困擾既原因。

記得上年11月,當時我仲身處係澳洲某與世隔絕既農場上,每晚都望住一望無際既星空,繁星閃閃既程度,好可能能係香港一世都見唔到,喜歡攝影既我,見到呢個畫面,當然應該欣喜若狂。事實係,當時同Long D緊既女友去到分手邊緣,加上當時係澳洲既經歷觸發我抑鬱、焦慮症發作,望住漫天星星,反而感到難以言喻既悽愴,「到底美麗既時光可以留得住嗎?」

同樣道理,患上焦慮症、每晚要食好多安眠藥先訓得到覺既林夕,係「老友結婚」既個框架下,想所到既,係同常人好唔同既感覺--「失去」一位老友既焦慮感。

的確,有情緒病既人,特別容易將任何事情同負面結果連結,尤其是病發時期,一陣風吹都足以將一段關係摧毀。諷刺既係,愈病得重,所寫到既野愈多人鐘意,因為,普羅大眾唔會諗得出,自然覺得特別。再睇近年林夕寫既詞,你會見到,化左好多,少左過往既執著,又好似欠缺左少許既有味道……

陳奕迅 – 最後今晚
作詞:林夕
作曲:Eric Kwok
編曲:Eric Kwok

為你慶祝終於失去單身的優勢
若有秘笈幫幫兄弟
願意捨身擔起一生一世那樣危
虔誠值得 我們跪

*最後今晚 陪你去踩鋼纜
最後今晚 嫌你飲得太慢
(最後今晚 隨便你怎去辦)
最後一杯 你以後告別孤單
怕我們以後冤眼 夜夜甜甜蜜變監犯

最後今晚 明晚只得冷飯
最後今晚 明天你不要殘
以後一旦 有個淑女在中間
要再狂野亦不慣
入夜前人定要交更 友誼亦變淡*

就趁這晚好終止應否早婚的爭拗
盡快鬥估新娘的美貌
若你重色輕友是否識貨也別吵
未來入夜店權力沒法包

最後今晚 陪你去踩鋼纜
最後今晚 隨便你怎去辦
最後一杯 你以後告別孤單
怕我們以後冤眼 日後為人父你怎玩

趁伴侶還不可介意 最後一擊放肆
願你記得 吹水到日出的那老日子
(你伴侶遲早都介意)
新娘與你便沒法痛享今宵的醉意
(我們不好意思)

REP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