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ys in Europe 第35話 – 後記(上): 《習慣》──這是未完的作品

在她坐飛機回英國的幾天後,我也從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ow)坐火車、坐巴士,萬里長征,穿州過省之下,花近20小時,從克拉科夫回到里加(Riga)。

車程很長,白天上車,好像也要第二天的早上才到達里加,本來這麼長的車程,夠我睡到腰酸背痛,不過,記憶中我接近沒有睡過。

我有一個習慣,每當在感情上發生了一些事,無論是受創又好,令人開心的事也好,我都會寫歌,單單為以前的女神所寫的,就已經超過20首,當中部分,到今天再看,仍是佳作。但對於這一個她,不知為何,每每想動筆寫起來的時候,寫到一半,又欲擱筆,於是又把所有的思緒摧毀了。

繼續閱讀 The Days in Europe 第35話 – 後記(上): 《習慣》──這是未完的作品

廣告

The Days in Europe 第34話 – 結局篇: 燭光晚餐

最後一站,來到波蘭的羅茲(Lodz)。

以前計劃行程,我主要看3樣東西:交通、住宿、時間。

「怎麼你找個工業城鎮呀?」看完維基百科關於羅茲的資料後她這樣問道。

雖然我知道如何找交通,如何找住宿,但的而且確我計劃行程時很少理會那是什麼地方,只見地圖上羅茲比較接近華沙,而且不用把地圖放到很大,羅茲這名字已顯示在地圖上,而且羅茲回去英國的機票也很便宜,所以才找這個地方作為她的最後一站。

繼續閱讀 The Days in Europe 第34話 – 結局篇: 燭光晚餐

The Days in Europe 第33話 – 那一夜有沒有雪?

克萊佩達(Klaipeda)的天空一直都是灰濛濛,下著微雨,彷彿我心內的情感一樣。

其實,東北歐的小鎮,去過幾次之後,會開始發現,再已找不到任何新鮮感,哪怕聖誕即將來臨,恐怕也感受不到濃厚的聖誕氣氛──尤其是天這麼灰,心情本已經不太好。

繼續閱讀 The Days in Europe 第33話 – 那一夜有沒有雪?

[改編歌詞]《陰影》(原曲: 陳奕迅 – 龍舌蘭)

自陳奕迅既《龍舌蘭》推出之後,好多人都評論填詞人陳詠謙係呢隻作品既水準,亦都有唔少朋友叫我不如改左首歌佢。其實我第一次聽陳奕迅個Live已經想知,不過我好肯定,呢首曲風咁90年代既歌,用詞一定要雕琢得細膩,加上自己忙於高登音樂台既工作,所以都未抽到時間坐係度慢慢寫,直到今日,終於有時間、有心情,好好咁將首歌寫低。

改編歌詞叫做《陰影》,一個好簡單既名字,其實係講緊我過往既一段故事,大致上就係我鐘意過一個女仔,同佢都經歷過好多事情,但我因為一次又一次錯過左D機會,所以冇同佢發展,佢就同左另一D男仔拍左拖,但我一直都耿耿於懷,一直都放唔低,甚至用左一段好長既時間去尋找「另一個佢」,即係性格、樣子都似佢既異性,一直都困係呢個陰影裡面走唔返出黎。我諗關於呢個女仔既story,係寫埋呢一首歌之後,可以close file了。

希望大家喜歡呢首作品!

以上故事可以參考《The Days in Europe 第29話》直至結局。

 

《陰影》
原曲: 陳奕迅 – 龍舌蘭
作曲: Chris Polanco 陳傑
填詞: 陳詠謙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情路已退 回望當初揮之不去永恆獨個睡
在廢墟 前面的陰影可使我與誰亦畏懼
只得到一桶冷水 愛與痛將歡笑過濾

痛 年年月月過去
天天朝朝暮暮誰 誰讓我淌淚
分分秒秒又是誰 仍舊力竭不衰
幾多傷口早淹進 歲月裡

無力再追 唯願終於一天等到你來共我聚
只得到一桶冷水 愛與痛陰影裡判罪

痛 年年月月過去
天天朝朝暮暮誰 誰讓我淌淚
分分秒秒又是誰 仍舊力竭不衰
幾多傷疤不減退 可知我記得我是何樣被抗拒
可知當初皆因你接受舊愛侶

我 難道又豁出去
狠心得傷害著誰 來換我安睡
生生世世亦伴隨 無奈你說不許
幾多出口可通往 歲月裡
要怎拭乾這滴 眼淚

The Days in Europe 第32話 – 載我走

12月5日,學校最後一科考試,本來跟教授談過可不可以提早點考,教授說不可以。本來我也擔心會不會影響行程,不過,其實她只是先到希奧利艾(Siauliai)看十字架,然後我在考試之後便前往那兒再會合她,其實也沒差。

2011年的時候,智能電話尚未普及,「低頭族」這個近年才興起的用詞,那個時候還沒有人用,而自己當時還是拿著個有wifi都上不了網的LG手機,打電話的時候仍然是「充滿手感」的那一種。問題是,如果有Whatsapp,我身處香港也可以發信息去歐洲那邊,但我當時沒有這種便利,印象中應該也沒有買漫遊卡,打電話應該是找不到她的。

繼續閱讀 The Days in Europe 第32話 – 載我走

The Days in Europe 第31話 – You Are My Sunshine?

說起歐洲的冬天,不難聯想起「抑鬱」這個詞。步了深秋之後,隨著冬令時間的開始,天氣變得更冷,天空變得更早日落西山,身處在北緯五十幾度,還未到下午四點,天已黑了一大半。但是,最令人抑鬱的是,其實在大部分日子,都看不到下午三、四時的日落西山,原因很簡單,天空老是被厚厚的雲層遮閉著,別說日間的時間縮短了,事實上,根本就很難見到太陽。

繼續閱讀 The Days in Europe 第31話 – You Are My Sunshine?

The Days in Europe 第30話 – 早班客機

從英國前往拉脫維亞的航班如期準時起飛,我也開始從學校宿舍準備出發前往機場接機。

記得小時候,每當學校舉辦秋季旅行那天,不知為何,總是睡得不好,可能是因為太興奮的緣故吧。其實在這天的早一晚,我也是這樣,總之睡得不好,明知道翌日要早起床,但總是很晚都進不了夢鄉──也許,她飛來找我,已是個猶如夢境一樣的現實。

繼續閱讀 The Days in Europe 第30話 – 早班客機

九型人格 – 9號與9號的關係

九型人格工作與婚戀關係中的互動 – 9號與9號

工作中的性格互動關係:9號與9號

即使是合作,也需要弄清自己的想法。模棱兩可和瞻前顧後只能讓合作死亡。

在我所採訪過的20多對曾經在一起工作的9號性格者中,有16對至今依然保持著合作狀態,這說明兩個9號在工作上保持長期合作的可能性是相當高的。工作似乎為雙方提供了一個外在的關注點,調動了他們的積極性,讓他們每天都能投身到這個熟悉的環境中來。雙方都想要依賴於計劃安排,都避免去制定複雜的決策;每個人都會對自己的工作負責。他們會一點一點地完善整個工作體系,直到這個體系能夠獨立地運轉。

繼續閱讀 九型人格 – 9號與9號的關係

九型人格 – 8號與9號的關係

九型人格工作與婚戀關係中的互動 – 8號與9號

工作中的性格互動關係:8號與9號

憤怒可以成為合作的動力。但前提是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這兩種性格的合作既有可能是飛速前行,也有可能是對意志力的考驗。雙方生氣的方式各不相同。8號很容易生氣,他們會直接爭奪控制權;9號則通過被動反抗來間接表達自己的怒火。這兩種類型都屬九型人格中的憤怒類型(8號、9號和1號),這說明在他們的情感構成中,憤怒是一種至關重要的情感。當8號與9號的能量結合在一起時,結果可以是非常積極的。8號會主動發起行動,處理衝突,留下9號去負責調停和提供支持。

繼續閱讀 九型人格 – 8號與9號的關係

九型人格 – 8號與8號的關係

九型人格工作與婚戀關係中的互動 – 8號與8號

工作中的性格互動關係:8號與8號

只有共同的利益,才能讓兩隻老虎走到一起。如果沒有清楚的界限,權力之爭將不可避免。

8號關注的是成功本身,而不是讓自己擁有成功者的外表,這樣的態度讓他們在工作環境中,既受人尊敬,又令人害怕。他們追求能夠掌握權力的位置,因為他們不願被他人控制。作為創始人,他們往往很成功。他們的能量在商業開拓期表現得格外突出,因為在這種時刻,人們往往喜歡站在一個強大領導者身後,讓領袖來面對困難,帶領大家向虎山前行。

繼續閱讀 九型人格 – 8號與8號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