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感] 陳奕迅《破壞王》抄歌 ??

陳奕迅《破壞王》的外表,另一首歌的內心

對不少聽廣東歌的朋友們,陳奕迅這一兩年好像在樂壇上沒什麼動靜,在3年前出過《準備中》大碟,還有2年前的一首《四季》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新的廣東作品。因此,在近來他在香港舉辦的《Love is Life》演唱會,當中的新作可算是萬眾期待。繼《與你常在》、《漸漸》和《可一可再》之後,接下來的主打作品,換來了充滿玩味的快歌《破壞王》。咦,這首歌好像有點陳奕迅舊作的影子??

繼續閱讀 [音樂.感] 陳奕迅《破壞王》抄歌 ??

廣告

[音樂.感] 華語流行曲的樽頸 – 從《等你下課》得到的啟示

周杰倫《等你下課》一改以往的曲風,但仍深受歡迎,它給了我們什麼的啟示呢?

 

幾十年來,我們每人的成長都深深受到華語歌曲的影響,不論是老一輩聽許冠傑的粵語歌長大的,還是年輕點常常聽周杰倫的國語歌曲長大的,中文歌曲始終離不開大家的耳朵。然而,這幾年來,大家好像都明白了一個趨勢──現在年輕的一代 (大約是00後這一代),都不太會聽中文歌了。不論是粵語還是國語的新歌,近幾年間一直保持減產,以前呢,每一年還可以有十數支歌可以瑯瑯上口,現在一年也好像不夠十首,就連天王級人馬也少了唱歌。

今年,周杰倫一如以往繼續發佈他的新作,這首叫做《等你下課》的歌,旋律、歌詞、故事都比較簡單,沒有了複雜的編曲,沒有了方文山的詞,故事則把大家帶回讀書時期的「那些年」。起初聽來,真的是亳無驚喜可言,加上歌詞連押韻都談不上,聽了一兩遍之後,我就把這首歌擱了下來。奇怪的是,怎麼Youtube上這首歌的點擊率會這麼高?

繼續閱讀 [音樂.感] 華語流行曲的樽頸 – 從《等你下課》得到的啟示

填詞技巧 – 書面語VS口語

填詞時,到底書面語同口語的運用要如何拿捏才好?

 

在開始之前,我們先看看兩則在網上挑選出來的新聞報導節錄:

  1. 【人氣新股】「天仁茗茶」半日升2倍 每手賺8,240!專家教追揸沽

飲品店「天仁茗茶」香港特許經營商賓仕國際(1705)今日上市,高開1.75倍至2.75元,其後高見3.25元,未扣使費每手最多賺9,000元,為去年閱文(772)之後最賺錢的新股,半日報3.06元,仍較招股價1元高出206%,成交6.05億元。專家普遍認為,賓仁股價高開逾倍的話,有幸抽中的投資者可考慮沽出食糊,冇貨者則不宜高追。

繼續閱讀 填詞技巧 – 書面語VS口語

[音樂.感] 《推銷員之死》── 追夢不一定成功

從《推銷員一死》一曲說起,追夢真的如我們想像中美好嗎?

 

這一篇,要「倒自己米,拆自己台」了。

我也是一個追逐夢想的人,也曾經因此而失意過,低頭過,然後又再重新踏上追夢的道路,不知是否會失敗,但至少尚未成功。

這個年頭,的確,有很多很多年輕人們在談夢想、追夢想。在香港這個物質尚算富裕(當然富裕歸富裕,要買樓的話……)的國度裡,社會的主流意識好像都希望大家為了那幾百呎而奮鬥,覺得壓力大的話,還可以到千里之外的日本、韓國、台灣打個卡,多拿幾十個讚好,雖然不能彌補金錢上的消耗,但聊勝於無,至於夢想,就等有多點錢的時候才追。

繼續閱讀 [音樂.感] 《推銷員之死》── 追夢不一定成功

填詞技巧 – 使用入聲字的技巧

掌握使用入聲字的技巧,使歌詞更配合旋律的長短音

在中、小學時代讀中文,我常常在想一件事,為什麼我們會學普通話的漢語拼音,但是,對於粵語的基礎概念,我們卻一竅不通?

在香港土生土長,先不談新移民對香港的文化或語言衝擊,但自出娘胎之後,由不會說話,到牙牙學語,再到學會講很多的說話,真的有人教我們粵語的概念嗎?沒有,「粵語九聲」是我在中二的時候才聽過,而九聲的意思是什麼,當時我也不清不楚,相信有更多人平生也不知道九聲代表什麼──懂九方的可能比較多。

上兩篇講過關於押韻,而選取什麼韻腳,以及如何採用「通押」減少選取韻胹的煩惱,但相信對於填詞或改詞的初學者而言,選韻仍是不會是件隨心所欲的事情,而且,有些韻腳還是「無尾音」的字,學術一點來說就是「入聲字」。假如有心研究,將韻表一翻再翻,也找不到「0」音的入聲字,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繼續閱讀 填詞技巧 – 使用入聲字的技巧

填詞技巧 – 用韻的選擇

如何押韻才好? 以下有2個用韻的技巧!

歌詞,除了講求合音(o岩音),押韻也是一個基本而必要的元素。當然,押了韻不代表一定動聽,不押韻也不代表歌曲一文不值,《陪著你走》副歌的部分似押不押,依然受大眾歡迎,這是另一回事,這篇文章主要還是圍繞「押韻」吧。

繼續閱讀 填詞技巧 – 用韻的選擇

《白羊座》那個天性,是那天真賣相,容易為別個受傷

「白羊座性格熱情,為人衝動,為人慷慨,但也很直率、坦白,傷了別人也不知道,最終傷了自己。」

白羊座的你們,你覺得說得對嗎?

無論你覺得「可惜我是水瓶座」,抑或「無人知道雙子座」,這首「白羊座」,一點也不可惜,一也不為人費解,這故事,就如這星座一樣,直截了當。

「白羊座那個天性   是那天真賣相   容易為別個受傷」

 

 

白羊座
原曲:容祖兒 – 想得太遠
作曲:陳輝陽
填詞:林夕
改編歌詞:a仔
主唱:Jess

又說起 這白綿羊 很善良
當天獅子身受重傷 望見了獅子這樣下場
便撲出搶走那人的槍

從來未鼓掌 從來未褒獎
明明奮勇過一次 都不欣賞
白羊座有個天性 是那天真賣相
容易為別個受傷

日夜在苦等獅子的欣賞
未為自己加添一點保障
六十日過後始終沒半點退讓 便以為有勳章
被噬下一口苦撐很牽強
熱淚及血汗傾出來奉上
仍被困這個競技場 怎樣善良 總需要自量
為何又勉強 勉強自己 接受療養

明白到只有這個真相
最後亦剩下天父 會為白羊座設想
感情上 征途上
好人只可瞻仰 事實上沒有金獎

在這刻 這白綿羊 想自強
假裝瀟灑衝入震央
完全逆轉了天性 換個搗蛋賣相
良善逐漸變絕響

日夜在爭取雙子的欣賞
夢寐亦得到一刻的敬仰
熟練地醞釀幾篇笑話可發亮 亦有人會頒獎
別問是否真的講得牽強
又或是有日使出窮技倆
仍被困這個競技場 怎樣善良 總需要自量
無人願愛上 愛上下位 滿面惆悵

明白到只有這個真相
繼續靜候又怎樣 往日亦曾受過傷
感情上 征途上
只能好好識相 無窮前途能幻想

但實在只得這一種真相
寂寞及按捺終可成絕唱
無奈看到這隻白羊 只是擅長 假裝笑臉像
為何仍景仰 懶理後果 繼續欣賞

[音樂.感] 流行曲流行方程式 – 《長相廝守》給我們的啟示 (下)

《長相廝守》能夠突圍而出,原來是這2大原因……

 

先前說過,《長相廝守》無論從題材、曲風和歌詞而言,都算不上十分之好,我的感覺是,最多也只是中上之作,但它的流行程度,堪比往昔一眾佳作。不像《囍帖街》在大家都熱烈討論保育之時大談保育,不像《沙龍》大玩借喻的技巧,到底《長相廝守》是如何突圍而出的呢?

繼續閱讀 [音樂.感] 流行曲流行方程式 – 《長相廝守》給我們的啟示 (下)

[音樂.感] 流行曲流行方程式 – 《長相廝守》給我們的啟示 (上)

到底華語流行曲有沒有所謂流行方程式,讓我們從《長相廝守》把它分析出來吧!

 

「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這一句,相信是2017年其中一句最膾炙人口的歌詞。

百思不得其解,不論一些小型的改詞比賽,或者訪問之中的即興改詞,都總是聽到《長相廝守》這個名字,那種家傳戶曉的程度比得上大約十年前左右的「忘掉過的他,當初的……..」

同樣是情歌,同樣地膾炙人口,把歌曲不停重播再重播,把歌詞咀嚼再咀嚼,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為什麼《長相廝守》會紅到這個地步?

繼續閱讀 [音樂.感] 流行曲流行方程式 – 《長相廝守》給我們的啟示 (上)

你們的《小時候》,是這樣的嗎?

2006年的作品,當時是與我的師父合寫,因為那時功力不夠,還沒有好好地應付到《Shall We Talk》這首歌,唯有求救於前輩,為這篇歌詞更為流暢。

「小時候」這概念易寫,難精。它是個很容易發揮的主題,但既然誰人也寫得到,自己既歌詞不突出一點,就自然比下去,也過不了自己那關。

現在回看,「原地方」這3個字寫得好,因為,長大了之後,好多舊有的地方,都成了都市中的集體回憶。而我們也有很多童年的回憶,在不知不覺中秒秒流逝,那麼我們還能找回這些憶記嗎?

 

 

小時候
原曲: 陳奕迅 – Shall We Talk
作曲: 陳暉陽
填詞: 林夕
改編歌詞: a仔, 雙魚已歿

原地方    何曾願意淡忘
童年夢想碌架床    閃閃發光
床前月光      仍難令我下床
難道是我的快樂童年太難忘

同回憶半夜守望        未回家喜愛閒蕩
而旁邊友伴天真也未懂得說謊
月兒伴有星光     童話裡如何渡過
遺憾是    又要趕    電腦鍵盤深宵跟我繼續忙

微雨巷    行過幾多歲月以後無法安歌
牛奶糖    甜過的臉早已添上痛楚
時鐘    不會停下    朋友    也難以結果
成長之中苦痛難耐    人世    憾事太多
我願細個

床畔有光  原來日出一趟
為何現今碌架床    不懂發光
男兒在四方     如常落得苦況
仍懷念昨天給我睡眠那木床

兒時哭了為飢餓    現時天天要捱餓
旁人給吃麵包的渴望威迫說謊
夕陽淡暗的光    橫街中徐徐劃過
回頭望 電線杆 望見年輕天真的我在窄巷

微雨巷    行過幾多歲月以後無法安歌
牛奶糖    甜過的臉早已添上痛楚
時鐘    不會停下    朋友    也難以結果
成長之中苦痛難耐    人世    憾事太多

微雨巷   仍會天天看著過路人客之多
牛奶糖   仍都安撫我工作裡眉額深鎖
童真    不再明亮    難免    眼淚交錯
如果    明日我還有    父母輕輕    抱我

原地方     誰能願意淡忘
童年玩耍的水塘      今天已乾
重回舊莊    前事獲得釋放
無奈舊照片因歲月流過漸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