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裡的《事過境遷》

「我記起那年春天 得我一個不知的欺騙
如天空的污染 終於都上演
我記起那年暑天 友情愛情兩邊都發現虧欠
情路上跌損

最後已事過境遷 長街風景已變
再度回想誰的臉 往日哪位少年
又再路過事發景點
痛傷少不免 仍是會流淚失眠
尚記得當天貫心的一箭」

摘自  陳奕迅 《四季》

陳奕迅的《四季》剛登上叱吒流行榜的冠軍。這首歌可謂陳奕迅在樂壇20年來派台的最低音作品之一。能夠登上流行榜之冠,也多虧「陳奕迅」這名字。

據說這首歌是向張國榮的《春夏秋冬》致敬。可是,歌詞中除了提及過春、夏、秋、冬四季,還有「繭-蝴碟」和「花已開遍」這些和季節有關 (雖然我未曾見過冬天會有毛蟲成蛹)之外,其他的,可以說是「砌上去」的。

細看之下,忽然令我記起,8年前我寫過的《事過境遷》,裡面的故事講述了一對情人在分手之後,短短半年經已生疏如陌路的人,即使愛情讓人如沐春風,但愛後卻變成如深秋般,只剩下悽冷的枯枝,訴說著一個個已枯萎的承諾。當事過境遷之時,情也就此衰變。

 

事過境遷
原曲:陳奕迅 – 歌.頌
作曲:王雙駿
填詞:林夕
改編歌詞:a仔
主唱: 希子

當 分手二百天一切已改變
投下的感情並未可續延
誰可 扭轉到最初碰面已觸電
終日彼此相見 彷彿一線牽

愛在悠然春天 愛在門前伊甸
祈求願望樹可體恤我們 能避過秋天
往日茫然相依 往日虔誠看恩典
無奈到這刻短短半年 每一個諾言 已經改變

當 今天共你於故地再相見
遺下的愛恨未盡顯面前
明知 當感覺已經再沒有湧現
怎樣都不可以回到那一天

愛後儼如秋天 愛後殘留炊煙
為何願望樹今天竟變成 無限串枯枝
背著時難相思 對著時難免敷衍
由互愛至今終於告辭 這一個鉅變 誰能避免

感情放棄太多 早不可奉獻
那段段舊事 來到這兒 時間自有差遣

往事流連當天 怎可帶到今天
前塵逐漸淡化風景變遷 剩餘情義卻未上演
少不免 這些轉變在每天
時日會進展 只可向前 已洗去舊情 要怎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