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填詞人的辛酸,《如何寫下去》(國)

不正常詞人

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作詞人填詞人,好像林夕這些神,講業餘的,其實很多也是很會「作」的,他們利用豐富的想像力,配以一首曲的旋律,描繪出很多超現實但動人至極的故事,然而我就沒有這種能力了。打從2004年開始寫改編歌詞開始,很多東西都是要有發生過的,才能寫出那種神髓,別人說我是寫實派而非音樂人,我也接受啊!因為我用歌詞說故事、說事實的喔。

 

《如何寫下去》是遇上瓶頸後必然的事

這首歌是2009年末寫的。當時自己正處於創作的瓶頸,因為之前的幾年寫得比較多,有點「江郎才盡」的感覺,但同期又不知為何寫了一首《我不捨你不捨》,身邊各人的反應卻很多,而事實上那只是自己在玩「文字遊戲」,真正投入的感情並不多,於是,就萌起寫《如何寫下去》的靈感,當然,這首歌是寫實的,「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正是在呼應別人對《我不捨你不捨》的好評。幸而今天的我,即使曲也是自己創作,也再沒有那種感覺,想寫才寫,靈感反而源源不絕。

 

 

如何寫下去
主唱: Lawson
原曲: 陳奕迅 – 床頭燈
作曲: 李雨寰
填詞: 葛大為
改編歌詞: a仔@aamusictravel

靜靜坐在 一個角落 寫一首情歌
寫了一半 墨水剛用光
然後放下筆桿 往筆跡細看
卻發現了 裡面找不著我

從前的我 寫過的歌 為的是享樂
微笑的感動的都是我
為苦戀寫的歌 用回憶寫的歌
那些感受是真真切切 是有發生過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這種滋味 總不是 安慰

現在的我 要寫的歌 感覺很浪費
不能發揮 黃金的機會
夢想變成作為 感情變成絕對
每夜床上也反反覆覆 像一種負累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當我也沒有這種體會 我也不敢恭維
要承認了 別再徘徊

筆鋒不再沿那條路軌 酒杯不再讓自己獨醉
別說充作多謙卑 多傷悲 我不想奉陪

現在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掉眼淚
你的滿足都不過一場誤會
當你沒有真正的體會 也許不敢恭維
你會不會 再花一會 欣賞它的內在美

我寫的每一句都不再讓我去細味
我怎相信它滲進你的心靡
墨水的痕跡一直消退 我卻不能後退
寫過這回 怎繼續 下回

我始終需要情歌 – 情歌呢?

聽歌,聽粵語流行曲,初戀、苦戀、暗戀、失戀、三角戀一直是唱不膩聽不厭的主題。從80年代初的「願我會渣火箭 帶妳到天空去」,慢慢發展至「我墮入情網 妳卻在網外看」,再到90年代的「我要給我寫這高貴情書」,然後再到大家耳熟能詳的「誰人又相信一世一生這膚淺對白」和「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一切一切你認識、你記得的流行曲,十有八九不是情情愛愛,就是情情愛愛,口裡雖說主題重覆、很悶,但最記得的,永遠是這類歌。

 

但,有沒有發現,這幾年的歌,好像缺少了些什麼。作歌,最重要的是找到共嗚,是不是香港人已經沒有再刻骨銘心的愛情呢? 這幾年樂壇鼓吹一陣「非情風暴」,又打著「反K歌」的旗號,旋律千篇一律的K歌從此乖乖地回到K房裡去,平日聽到的廣東歌,不是叫你放下,就是一首又一首的非情歌,看著歌詞實令人津津樂道,不知是道家學說還是佛理哲學,總之看上去很有道理,卻不好唱。

 

1

筆者初聽《苦瓜》之時,著實記不了副歌的歌詞

 

說實的,以前的我也是「反K」派的人,一直不樂於聽或寫K歌。但人漸漸大了,又漸漸發現,愛情才是最能觸動人心的,當流行曲的歌詞缺乏了這種成份,聽起來,就好像在麥記吃薯條沒放鹽一樣,雖然相對健康,但真的比較難放進口裡。

 

也許周爸爸寫得好:「我始終需要情歌,沉睡在昨日一起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