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20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20話 – 「意外」「收穫」

驚心動魄的場面過後,旅程又變回平靜。在Tasmania,令我感覺最良好的,始終都是回到Hobart的行程。其實沒什麼,就是吃和看。不用聽什麼英文,只管好好享受眼前的美食和風景就行了。

還記得在出發前往澳洲前一個月,我和當時的女朋友和另一位朋友上大帽山看日出,這不是一件易事,因為那兒常常有大霧,那天也看不到,而其實在海邊看日出、日落對我而言也不算是什麼新鮮事,卻倒想在高山之處看一次日出,說不定還有雲海可以看,一舉兩得!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20話

廣告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9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9話 – 20年學不會的東西,幾秒間學會

「噗通」一聲,冰凍的感覺傳遍全身,然後就是水的浮力把我推到水面,我使著勁把雙手雙腳的Turbo都開盡了,幸而僅僅數米的距離,並不是真的花上了太大力氣,我已成功到達彼岸,然後不斷地呼喊著 “I can swim now!! I can swim now!!”,那種興奮程度不下於小時候學會踩單車一樣──我用了5年時間學踩單車,都不成功,但我學會了的那時,只花了1分鐘。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9話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8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8話 – 雙腳跳離Comfort Zone的一刻

沿著溪澗一直走,走到人也喘氣了,終於到達崖邊!當然我們不是跳崖,教練們把粗繩繫穩在崖邊的鐵扣之後,我們再扣好安全帶之後,便緩緩游繩下去了。要說的是,在澳洲,這類活動看起來危險,事實上是相當安全的,因為基本上是教練控制你的速度,最危險的莫過於自己戰勝不了恐懼而已。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8話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7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7話 – 身寒、心寒

一個人的情緒起伏,最多會影響到的,是一個人對這趟旅程、景點和活觀的觀感,而行程還是會繼續,我還是開著100km/h在崎嶇的山路上奔馳,我這是自殺嗎?不!車上還有2個朋友,我決不會「累街坊」的,只是當地的確是100km/h限速,路是崎嶇的,但因為路上的車極少,所以這個速度還是不太危險的。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7話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6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6話 – 非正式的診斷

把時間線推回在Tasmania的時候。

「點解我一句英文都聽唔到既?點解我d英文咁差既?」在當地跟著local tour的時候,導遊一面說著流利的英文,身邊的團友和2位同行的朋友一直保持著反應,我想我是整個團隊裡唯一一個聽不懂英文的人。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6話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5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5話 – 分手是常識吧

「否認、憤怒、憂鬱、恢復」是失戀的四步曲。由慢慢冷淡,到那一通絕情的電話,其實,我早已經在11月尾被她拋棄掉了,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否認,然後再慢慢想如何報復(分手postcard),其實,時間已讓我慢慢接受。離開澳洲前跟她的最後對話是這樣的(那天是12月27日):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5話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4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4話 – 最重要的人在傷口上灑鹽

身處香港的女友,對於這件事的看法是怎樣的呢?她有看過我這篇千字文,再加上她知道我在澳洲這幾個月的經歷,她得出的結論是,「我感覺你比一般的男生脆弱,是一個要被保護的人」。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4話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3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3話 – 由逃避變成被迫面對

跟初戀女友分手以後,我一直都在提醒著自己,她所對我說過的話,「你要多點顧及別人的感受啊,別這麼計較,還有不要這麼負面」,而這些我在這段時間裡一直在努力改進,同時也很希望身邊的人都能這樣,只是不幸地家人都是負面怪獸,其負能量足以感染方圓一公里,加上我深知自己的情緒問題,在飛去澳洲之前,我總之找很多東西去做,令自己可以將回家的時間盡可以推遲,也可以說,去澳洲其實是一種逃避。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3話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1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1話 – 又一個後悔的決定?

很多時候我們會想,一生一次的機會,要好好把握,這正是Working Holiday的特色,一生之中,30歲以下才能申請來澳洲工作,而無論環境、文化都與自己的居住地大大不同,體驗多一點,很應該。我自問不是個每天做10小時體力勞動的人而能夠面不改容,同時又聽過不少朋友說做農場是極為辛苦的,但心裡又很想試一下,於是我找了一個折衷之法──WOOF (就是打工換食宿的概念)。

繼續閱讀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1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