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感] 中文填充和中文填詞的分別

「我直入元朗,你老豆疊羅漢……」

 

這兩句改編自譚詠麟《愛情陷阱》的歌詞,不知道是何人「衰多口」,也不知道是這兩句歌詞何時誕生,但從小時候,不知為何,就聽過這兩句歌詞。

 

一直以來,坊間都有「填詞」和「作詞」的所謂分野,前者就是按照非填詞人的意思去寫,就像老闆要你按照他的意思去完成一份報告般,做到要求,就可以了;後者則不同,「作」有創作的意思,歌詞被「作」出來的話,詞人應該能掌握更多的東西。然而,隨來粵語流行曲的式微,二次創作、惡搞歌詞等等次文化興起之後,我們要進入的討論,不是要分開「作詞」還是「填詞」,而是,到底我們是在「填詞」,還是「填充」。

 

我直入元朗

「我直入元朗」深入民心,但當中又有什麼意思呢?

 

填充的意義

孩堤時代,我們在小學一年班甚至幼稚園的時候,已經開始了各式各樣的填充(Fill in the blanks)練習。做了這麼多年,可能我們也沒想過,其實做這些重覆又重覆的填充練習用意為何。在教育的角度,不斷的填充,就是讓小孩鞏固他們所學,並「應用」在橫線上,故此填充是一種練習(Practice),是為了小孩日後可以把語文或學科運用在生活及試題之上。

 

Fill in the blanks

孩堤時代常常接觸到的填充題

 

填詞的意義

說到填詞的意義,首先以狹義來說,填詞不同於「作詞」,填詞人需根據別人指定的一些主題、手法,在這個框架內按照歌曲的旋律甚至編曲去填上適當的文字名句子。雖說創作甚受限制,但在這些框框內的,詞人其實還是可以任意發揮。

 

然而,無論創作的空間多大也好,我們所見的填詞作品,絕大部分都已是成品(Finished Goods),而非半製成品或者練習用的東西,不論填出來的質素如何,我們至少會對該作品有所期望,因為,這是一個「成品」,理論上不會再作修改,這亦解釋了為何在林夕及黃偉文(半)退穩後,某位以量取勝的填詞人會遭到網民連番批評,這個問題我會另文詳談。

 

我現時自己肯做飯

填詞填了些聽眾不明所以的東西,聽眾當然不收貨

 

什麼歌是填充,什麼歌是填詞?

根據以上的定義,我會以「有沒有意思」作為量度「填充」與「填詞」的尺,而且,以下也先引用一些經典的「填充」作品,有些純粹為求加個名字,有一些,則善用了這些填充的名字,賦予了歌詞更深一層的意義。至於那些值得大家參考,去改善填詞的手法,應該心知肚明了。

 

《多角誌》 (改編自盧巧音 《三角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juQWcJbuq0

 

《岳飛可終身美麗》(改編自鄭秀文《終身美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G4CNdT3kM

 

《K歌之王》(唱: 陳奕迅;詞: 林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ngVPApZ16Q

 

唱廣東歌 (唱: 黃明志;詞: 黃明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E9PszSPfKo

 

那麼,填充給誰看?

這裡想帶出的是,填詞作品,即使以質素來說有高低之分,但是,每首歌本身也應該有其故事,有其靈魂。以文字填充成歌詞的一部分,有時的確可以令人瑯瑯上口,這也無關有意思與否,只是,填詞與作文一樣,自小學習中文英文,填充題目和作文題目本來就分開在不同的試卷上,根本不能混為一談。

 

填充類的歌詞,偶爾一作,可讓人會心微笑,可是這種作法,沒有故事串連,要別人把整首歌詞記熟一定不易。「我直入元朗,你老豆疊羅漢」之後,你記得幾多? 根本連作下去的人也沒有。

 

所以,當看見網上各種傳媒以各種手法去把一些填充的歌詞大肆宣傳,彷彿連鄰居在讀小學的小妮子,也擋不住今日的「網媒文化」,把自己做的填充功課一一呈現在網絡上的各種觀眾眼前。又或者,現今傳媒認為大眾的口味不過是看他們的填充練習,那麼這些傳媒當大家是什麼,那真是不言而喻了。

 

延伸閱讀: [填詞技巧] 填詞如何入手

 

 

廣告

[音樂.感] 陳奕迅《破壞王》抄歌 ??

陳奕迅《破壞王》的外表,另一首歌的內心

對不少聽廣東歌的朋友們,陳奕迅這一兩年好像在樂壇上沒什麼動靜,在3年前出過《準備中》大碟,還有2年前的一首《四季》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新的廣東作品。因此,在近來他在香港舉辦的《Love is Life》演唱會,當中的新作可算是萬眾期待。繼《與你常在》、《漸漸》和《可一可再》之後,接下來的主打作品,換來了充滿玩味的快歌《破壞王》。咦,這首歌好像有點陳奕迅舊作的影子??

繼續閱覽 [音樂.感] 陳奕迅《破壞王》抄歌 ??

[音樂.感] 剌眼的青春宣告沉沒 -《床頭燈》

《床頭燈》,送給每一個曾經都青春過、任性過的你

最近,因為要準備MMO給歌手灌錄陳奕迅《床頭燈》的改詞版本,又因為這首歌並非主打歌曲,在網上也不容易找到這首歌的伴奏,在機緣巧合之下,我找到了陳奕迅在《中國新歌聲2》國慶晚會所演唱的版本。原本我是要把整首歌聽完,聽聽音質和有沒有現場的拍掌聲等等會影響伴奏的質素,怎不知一聽,就是播完又播,來來回回十幾遍,久違了的《床頭燈》竟能讓我如此著迷。

繼續閱覽 [音樂.感] 剌眼的青春宣告沉沒 -《床頭燈》

[音樂.感] 《月黑風高》──你想去哪裡?

早陣子因為要重新找工作維持生計的關係,也到了不同的公司去面試。拿著一份別人認為很Jumpy的CV,HR們總是問著一個問題:

「為什麼你讀Finance,投身社會卻不是做這一行的東西?」

近年,我們常常聽到Slash這個名詞,意思就是一些年青人投身不同的工作上,沒有朝九晚五的固定工時,沒有公司給你的穩定收入,而且所費的精神,應該比一個普普通通的上班一族要多很多。我不以Slash來自居,來對而言我已經很普通,但絕大部分的Slash,都不是讀什麼就出來做什麼的,而且他們做的東西範疇很廣,要讀也讀不了,不過,我絕不懷疑這些人的能力,因為從實戰學習,比在大學上讀這讀那要好,而且,因為自己知道有需要才去學習,效率總比為讀而讀的好,所以,對我而言,讀這些做那些不是個問題,而且還可以擴闊自己的眼光,更能明白自身工作的周邊的流程,其實對目前和未來的工作都有莫大的脾益。

繼續閱覽 [音樂.感] 《月黑風高》──你想去哪裡?

[音樂.感] 華語流行曲的樽頸 – 從《等你下課》得到的啟示

周杰倫《等你下課》一改以往的曲風,但仍深受歡迎,它給了我們什麼的啟示呢?

 

幾十年來,我們每人的成長都深深受到華語歌曲的影響,不論是老一輩聽許冠傑的粵語歌長大的,還是年輕點常常聽周杰倫的國語歌曲長大的,中文歌曲始終離不開大家的耳朵。然而,這幾年來,大家好像都明白了一個趨勢──現在年輕的一代 (大約是00後這一代),都不太會聽中文歌了。不論是粵語還是國語的新歌,近幾年間一直保持減產,以前呢,每一年還可以有十數支歌可以瑯瑯上口,現在一年也好像不夠十首,就連天王級人馬也少了唱歌。

今年,周杰倫一如以往繼續發佈他的新作,這首叫做《等你下課》的歌,旋律、歌詞、故事都比較簡單,沒有了複雜的編曲,沒有了方文山的詞,故事則把大家帶回讀書時期的「那些年」。起初聽來,真的是亳無驚喜可言,加上歌詞連押韻都談不上,聽了一兩遍之後,我就把這首歌擱了下來。奇怪的是,怎麼Youtube上這首歌的點擊率會這麼高?

繼續閱覽 [音樂.感] 華語流行曲的樽頸 – 從《等你下課》得到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