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感] 中文填充和中文填詞的分別

「我直入元朗,你老豆疊羅漢……」

 

這兩句改編自譚詠麟《愛情陷阱》的歌詞,不知道是何人「衰多口」,也不知道是這兩句歌詞何時誕生,但從小時候,不知為何,就聽過這兩句歌詞。

 

一直以來,坊間都有「填詞」和「作詞」的所謂分野,前者就是按照非填詞人的意思去寫,就像老闆要你按照他的意思去完成一份報告般,做到要求,就可以了;後者則不同,「作」有創作的意思,歌詞被「作」出來的話,詞人應該能掌握更多的東西。然而,隨來粵語流行曲的式微,二次創作、惡搞歌詞等等次文化興起之後,我們要進入的討論,不是要分開「作詞」還是「填詞」,而是,到底我們是在「填詞」,還是「填充」。

 

我直入元朗

「我直入元朗」深入民心,但當中又有什麼意思呢?

 

填充的意義

孩堤時代,我們在小學一年班甚至幼稚園的時候,已經開始了各式各樣的填充(Fill in the blanks)練習。做了這麼多年,可能我們也沒想過,其實做這些重覆又重覆的填充練習用意為何。在教育的角度,不斷的填充,就是讓小孩鞏固他們所學,並「應用」在橫線上,故此填充是一種練習(Practice),是為了小孩日後可以把語文或學科運用在生活及試題之上。

 

Fill in the blanks

孩堤時代常常接觸到的填充題

 

填詞的意義

說到填詞的意義,首先以狹義來說,填詞不同於「作詞」,填詞人需根據別人指定的一些主題、手法,在這個框架內按照歌曲的旋律甚至編曲去填上適當的文字名句子。雖說創作甚受限制,但在這些框框內的,詞人其實還是可以任意發揮。

 

然而,無論創作的空間多大也好,我們所見的填詞作品,絕大部分都已是成品(Finished Goods),而非半製成品或者練習用的東西,不論填出來的質素如何,我們至少會對該作品有所期望,因為,這是一個「成品」,理論上不會再作修改,這亦解釋了為何在林夕及黃偉文(半)退穩後,某位以量取勝的填詞人會遭到網民連番批評,這個問題我會另文詳談。

 

我現時自己肯做飯

填詞填了些聽眾不明所以的東西,聽眾當然不收貨

 

什麼歌是填充,什麼歌是填詞?

根據以上的定義,我會以「有沒有意思」作為量度「填充」與「填詞」的尺,而且,以下也先引用一些經典的「填充」作品,有些純粹為求加個名字,有一些,則善用了這些填充的名字,賦予了歌詞更深一層的意義。至於那些值得大家參考,去改善填詞的手法,應該心知肚明了。

 

《多角誌》 (改編自盧巧音 《三角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juQWcJbuq0

 

《岳飛可終身美麗》(改編自鄭秀文《終身美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G4CNdT3kM

 

《K歌之王》(唱: 陳奕迅;詞: 林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ngVPApZ16Q

 

唱廣東歌 (唱: 黃明志;詞: 黃明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E9PszSPfKo

 

那麼,填充給誰看?

這裡想帶出的是,填詞作品,即使以質素來說有高低之分,但是,每首歌本身也應該有其故事,有其靈魂。以文字填充成歌詞的一部分,有時的確可以令人瑯瑯上口,這也無關有意思與否,只是,填詞與作文一樣,自小學習中文英文,填充題目和作文題目本來就分開在不同的試卷上,根本不能混為一談。

 

填充類的歌詞,偶爾一作,可讓人會心微笑,可是這種作法,沒有故事串連,要別人把整首歌詞記熟一定不易。「我直入元朗,你老豆疊羅漢」之後,你記得幾多? 根本連作下去的人也沒有。

 

所以,當看見網上各種傳媒以各種手法去把一些填充的歌詞大肆宣傳,彷彿連鄰居在讀小學的小妮子,也擋不住今日的「網媒文化」,把自己做的填充功課一一呈現在網絡上的各種觀眾眼前。又或者,現今傳媒認為大眾的口味不過是看他們的填充練習,那麼這些傳媒當大家是什麼,那真是不言而喻了。

 

延伸閱讀: [填詞技巧] 填詞如何入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