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八層級

6號第八層級:妄想性的歇斯底里

此時,第六型人對那種搖擺不定再度出現:不健康狀態下的第六 型人由自我貶抑轉向反應過激以及歇斯底里式的焦慮。在前一個階段,他們的焦慮是因為自我貶抑,覺得自己低人一等。而現在,除此之外,神經質的第六型人,還 被焦慮所駕馭,因為他們失去了控制焦慮的能力。當他們想到自己的時候,會變得失去理性和和瘋狂;想到他人的時候,則充滿歇斯底里與妄想。

不安全感已經升級發展一種漂浮不定的強烈焦慮,以致神經質的 第六型人會非理性地對現實產生錯誤知覺,把每件事都視為危機。神經質的第六型潛意識地把自己的攻擊性投射到他人身上,因此開始形成被迫妄想症,這標誌著他 們退化方向又一次"轉向",因為神經質的第六型人不再認為自己的卑微感是最嚴重的問題,而是懷疑別人對自己有明顯的敵意。換句話說,他們由害怕白己轉向害 怕別人。

從一定意義上說,隨著第六型人一般狀態變為神經質狀態,前一 種狀態下的恐懼開始以更強烈的形式上演,一般狀態下的第六型人只是想要考驗一下他人,以發現他人對自己的態度,而現在,神經質的第六型人肯定地得出了負面 判斷,確信他人對自己有惡意,如果老闆態度稍微嚴厲些,他們就會非理性地反應過激,認為自己就要被炒魷魚了。如果和房東稍有衝突,他們就以為對方要把自己 掃地出門,甚至會拉一個打手對自己實施打擊報復。他們覺得周圍到處是針對自己的密謀者,覺得每個人都在迫害自己,尤其是那些權威人物,第六型人確信這些人 會來懲罰自己的失敗。事實上,神經質的第六型人對權威者的矛盾情結尤其嚴重:由於高度焦慮,他們比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權威者重新給自己以信心;但是由於被 迫害妄想,他們又覺得權威者一定想要毀掉自己。

處在第八層級的第六型人對他們認為會打擊自己、背叛自己或傷 害自己的人怒不可揭。他們會勃然大怒,咬牙切齒,但因為焦慮感太過強烈,他們意識不到自己正是現在這種可怕情感的源頭,而是反過來把這種情感源頭投射到他 人身上,因為他們過度警黨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外部世界,每時每刻都在提防著危險的到來。他們認為自己仇恨的、破壞性的想法與情感實際都是他人對自己的態 度,於是他們決心把自己從危機四伏的"敵意"中解救出來。他們的心靈變得像一個哨兵,必須24小時全天候戒備,防止入侵者進入,破壞自己僅存的一點安全 感。

由於把自己的恐懼和攻擊性投射到他人身上,結果,神經質的第 六型人因為自己的發現而更加恐懼,似乎一切人、一切事都是危險的。有時純粹的巧合也被視做是確鑿的事實,甚至一些最無深意的評論也會成為其被迫害妄想的證 詞。他們認為街上一個朝自己走過來的陌生人可能是要來逮捕自己的員警,或者是監視自己的間諜,要不然就是一個要對自己施以攻擊的瘋子。不幸的是,他們的妄 想除了會加深自己的恐懼以外,別無它用。曾經的單純猜疑現在已退化成為真正的瘋狂一一-妄想性精神錯亂。

妄想性的被迫害妄想可能與補償性的自大妄想交替出現,即覺得 自己是被某個重要人物,如上帝,或童年時期幻想的英雄的幽靈所監視,這樣,神經質的第六型人就可以覺得自己不是一般的人。這些被迫害妄想還可以跟自誇的妄 想混合在一起:FBI(美國聯邦調查局)一定會來綁架他們,因為只有他們瞭解核反應爐的裝置。這些被迫害妄想也可能獨自支配著他們的妄想性思維:確信電話 被竊聽,郵件被CIA(美國中央情報局)拆讀,食物被下毒,朋友正在密謀叛變。然而,更為嚴重的是,妄想性的第六型人認為自己比所有人都更務實,只有自己 能看到事情的真相。

他們對敵人大加斥責,常常把自己其實從未見過的一些人或某一個群體視做假想敵,把他們描述成必須加以剿滅的怪物。第六型人總是有一種政治嗅覺,但此時,這種嗅覺變得很醜惡。他們已變成了一群很可怕的人:因為覺得自 己被拒絕,因為害怕敵對集團會破壞自己僅存的一點安全感,所以他們團結起來進行密謀,唯一的目的就是攻擊或削弱他人。如果不健康狀態下的第六型人沒有加入 這個群體,或沒有朋友支持他們這些極端的想法,他們常常就會覺得更加孤獨,就會獨自默默地去發展那些妄想的理念,等待機會回擊想像中的那些壓迫者。

重要的是要瞭解,神經質的第六型人的非理性恐懼是沒有界限 的,他們總在尋找害怕的理由。他們生活在恐懼的烏雲下,絕對相信可怕的事將會降臨到自己身上,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偶然事件也會被他們無限誇大。當然,想要 說服他們是不可能的。在他們眼裡,一切都像是世界末日,並且由於他們的的確確有嚴重的心理問題,所以他們對一切都有一種恐慌。如果問題和失敗同時交織出 現,他們一定無法應付。

此時的危險在於,不健康狀態下的第六型人再也不能遏制自己的 焦慮,他們會突然對同盟者或陌生人——他們把這些人看做是自己最恐懼的人的替代者一一發起攻擊,甚至會對他們認為要毀掉自己的某個英雄人物發起攻擊。對自 己傷害最小的一種形式大約就是歇斯底里的爆發或對配偶與同事的攻擊,結果或者是關係疏遠,或者是被開除。他們還會摔東西、喊叫,或對朋友、同事、親友實施 身體暴力,這些人也許曾讓他們有過挫折感,但也許只是其恐懼的一個象徵。然而,在最惡劣的情況下,第六型人的恐懼會表現為對他們所癡迷的政治人物或公眾人物的襲擊,或持槍在公共場所肆意攻擊,再不就是結成暴力團夥、仇恨組織或犯罪團夥,集體精神錯亂。

幸運的是,大多數第六型人的神經質不會發展到這種程度、他們中的許多人會得到足夠的支持與幫助,使他們免於因恐懼的糾纏而做出不可挽回的破壞行為。但是,即使神經質的第六型人沒有捲入暴力行為,其恐懼和妄想也還是會持續下去,如果這種狀況變得不可忍受,他們就會為了逃避焦慮再進步。

 

延伸閱讀: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一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二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三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四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五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六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七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九層級

對「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八層級」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