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六層級

6號第六層級:獨裁的反叛者

一般狀態下的第六型人很少嘗試解決他們的懷疑和焦慮,而是會 表現出過激的反應,轉向另一種完全相反的行為。他們害怕自己的矛盾情感和猶豫不決會失去盟友和權威的支持,因此採取過度補償的方式,變得過分熱情和富於攻 擊性,以努力證明自己並不焦慮、沒有猶豫不決和依賴。他們想到他人知道自己不能被"剌激",不能被人占了上風。事實上,他們的恐懼和焦慮已經到了緊要關 頭,因而想要"振作起來",想要通過粗野的暴力行為來控制自己的恐懼。為了向盟友和敵人證明自己的力量和價值,他們堅決地表現出自己消極-攻擊性矛盾情感 的攻擊性的一面,以壓抑其消極的一面。

在第六層級,從根本上說,不論他們是屬於恐懼症還是反恐懼 症,第六型人的反恐懼症傾向都變得更為公開,為了控制自己越來越強的焦慮感,他們會同所有看似可能引起自己焦慮的東西作鬥爭。在正常情況下,反恐懼症行為 的確可以幫助人們控制恐懼,例如,害怕黑暗的孩子會故意走進漆黑的房間來克服自己的恐懼。但是,處在第六層級的一般狀態下的第六型人並不能適當地運用這種 防禦機制。其反恐懼症傾向使他們矯枉過正:他們對威脅到自己的東西怒不可遏,並大加責難。他們變得極具反叛性、極其好鬥,用盡各種手段阻撓和妨礙他人,以 證明自己不能受欺負。他們對自己滿腹狐疑,絕望地固守著某一立場或位置,以讓自己覺得自己很強大,驅散內心的自卑感。

這種矯枉過正的攻擊性並不是真正有力量的表現,而是以在某些 方面阻撓或孤立他人的辦法來讓自己覺得優越於他人的一種方式。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害怕與他人失去聯繫、害怕失去支持的第六型人開始孤立他人、放棄他人的 支持。因此當處在第六層級的時候,第六型人就成了搞陰謀詭計和玩辦公室政治的行家裡子,總想震懾可能有損他們安全的潛在敵人或威脅。如果握有權力,他們就 恰恰是連自己都憎惡的那種權威人物:獨斷專行、不公正、報復心強。他們是權威、嚴于律己的人、暴君的可笑翻版,大話、空話連篇,危險但又軟弱一一因此更為 危險。他們並不是真的強大,而只是讓人覺得很難相處,因為他們可憐而又卑劣。

我們已經看到,一般狀態下的第六型人認同群體和自己所處的地 位,然而處於第六層級的他們卻成了極端的宗派主義與獨裁者,嚴格地將人劃分為"支持我們"與"反對我們"的兩個集團。每個人都被簡單化為支持者或反對者、 自己人或外人、朋友或敵人。他們的態度是"我的國家(我的權威、我的領導、我的信仰)不是對就是錯"。如果信仰受到挑戰,他們便會把這視為對自己生活方式 的攻擊。雖然焦慮仍是他們的基本問題,但在第六層級,對他人的非理性恐懼和仇恨才是這種焦慮的表現形式。

獨裁的第六型人在捍衛他們認為可能帶給自己安全的群體或個人 時,會有很深的偏見.並且心思慎密,對外人總是以精神上的攻擊回敬,認為他們都可能是潛藏的敵人。由於懼怕陷入密謀中,所以總是密謀陷害他人,竭盡全力用 公眾輿論去對抗被他們視為敵人的人,甚至對抗群體內部的成員,只要這個成員在他們看來不完全站在自己一邊。但是.由於過度補償的動力機制.第六型人常常諷 刺性地背離自己的信仰。如此堅定地相信自由和民主的第六型人居然變成了狂熱的偏執者和獨裁者,熱衷於否認普通公民的人權。如同有些基督徒對外邦人的仇恨與 其作為基督徒的信仰相抵觸一樣.這些宣揚法律與秩序的人到最後卻以法律之名破壞了法律。

如果處在第六層級的第六型人身為領導者,情況就更危險了。極 不健康的第八型人會頻繁地犯政治錯誤,他們會激起群體的恐懼和焦慮.並將這些情感表現出來;常常會因為某些問題責難他人.而從不採取實質件的、務實的解決 措施。人們會因為他們表面的攻擊性與不畏艱苦捍衛群體"傳統價值"的決心而擁戴他們成為領導者。不幸的是,他們通常會成為煽動者,邊過激發他人的不安全感 來獲取站在身後的無知群眾的力量。這時,不安全感,而非勇氣,將成為群體的原動力。

當處在第六層級的時候,第六型人很難為了某個東西而工作。相 反,他們的熱情是因為要反對他人或某個東西而被激發起來的。他們是典型的革命者,克敵之後發現自己對建立一個更公正的制度絲毫不感興趣。其實,處在第六層 級的第六型人需要靠敵人説明自己釋放焦慮。如果沒有人前來為他們的問題責難他們,他們對自己的那種負罪感和恐懼感就會升級一一甚至可能達到令他們不堪忍受 的地步。如果沒有明顯的敵人存在,過度補償的第六型人就會創造出一個敵人,找一個替罪羊做為一個攻擊的焦點,因為他們的一個醜惡之處,就是需要通過一個人 或群體來釋放自己被抑制的焦慮感。

他們通常會給替罪羊扣上一些卑劣的帽子,這樣就可以使他們的攻擊行為看似合理,他們就可以採取任何能滿足自己情感需要的 手段來處置對方,這種情況在辦公室政治中、在家庭內部、在兩性(或性別取向)之間或在國家政治中常常出現。通常,不受歡迎的權威會成為替罪羊,因為這是引 發第六髮型人所有問題的終極原因。有時候,比較弱勢的和支持保障較少的人會成為自標。值得玩味的是,他們所僧恨的對象一般是黑人、猶太人、同性戀者、外國 人、"局外人",等等。這些人通常都具有一些第六型人所懼怕,卻又是第六型人自身所具有的脆弱與不安全感等特質。如果某個人必須被邊緣化,那一定不是第六 型人。另外值得記住的是,好戰和偏執會在許多方面顯示出來。很明顯,許多第六型人本身是少數族群的成員,但處在第六層級的時候.他們也會找出一個人作為責 罰和邊緣化的對象。

從第六型人的角度看,他們的攻擊性是有道理的,因為他們覺得 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他們認為有權有勢的人在剝削自己,儘管不是非要毀滅自己。面對令人氣餒、看似不可戰勝的不平之事,他們覺得自己弱小無助。處在 第六層級的第六型人相信他們的痛苦必定是有原因的,必定有某個人在毀壞他們的前程,他們決心保護自己免受威脅。一般狀態下的第六型人很贊成影片《網路》中 的一句名言:"我痛苦得都快瘋了,我再也不要過這樣的生活!"第六型人覺得有太多的問題讓他們四面楚歌,自我懷疑讓自己變得千瘡百孔。他們厭惡過去、恐懼 未來,不幸的是,處在第六層級的他們把焦慮全歸罪於他人,不僅歸罪於"外人",而且歸罪於與自己親近的人:他們的家人、寵物、比他們更弱小的同事或同學一 一甚至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恰好碰到的陌生人。

與其他類型的人一樣,造化到第六層級或更低層級通常表明,在 孩童時期的環境中存在著極為嚴重的機能失調因素。由於第六型人的問題關係著其與保護者角色之間的關聯,所以年幼的第六型人可能認為其保護者的角色是不公正 的和危險的。結果,成年的第六型人把這種關係投射到世界中,每到關鍵時刻就只看到威脅,只看到不可一世的威嚇。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由於更低層級的第六型人 會借用這種不堪的早期關係在潛意識中界定自己,所以他們最終會運用許多同樣的攻擊性策略對付他人。這就像那樣一種人,他們在童年時候因哭鬧挨了打,長大以 後,每當昕到孩子哭鬧,就會產生攻擊性衝動,想要施以暴力。

在本來或曾經十分可愛、討人歡心的第六型人變得如此好戰和如此獨裁之前,要說服不瞭解他們的人不要相信他們是很困難的。他們現在是如此卑劣可鄙,毫無可愛可言,而且,由於他們獨裁、好戰的力量建立在心理轉移基礎 之上,所以那種狀態不可能長久。但不幸的是,因為他們的攻擊性是真實地存在的,所以有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使他們可能會損害甚至危害到他人。如向處於 第六層級的所有人格類型的情形一樣,第六型人不幸地飽受痛苦的折磨,但更加不幸的是,他們的恐懼也給別人帶來了痛苦。如果這種情況長時間持續下去,他們最 終定會與同盟者疏遠,給自己帶來真正的敵人。一旦發生這種情形,他們的位置就真的要受到威脅了,真的岌岌可危了。

 

延伸閱讀: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一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二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三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四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五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七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八層級

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九層級

廣告

對「九型人格狀態層級 – 6號第六層級」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