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型人格副型理論 – 6號的副型

每種九型人格共分為三種副型: 一對一(SX)、社交型(SO)及自保型(SP)

一對一 SX6

這些六號是最反恐懼的六號。他們用力量面對恐懼,他們經常顯露出粗獷大膽、經常兇猛的行為,來表現他們是勇敢和不害怕的。他們的渴望是時時要感覺自己的身體是有力量的,而且他們在感受和警惕著,因為任何時刻危險可能降臨。他們有一種很強的信念就是“最好的防守就是攻擊”。危險真的出現時,他們會直接面對危險,利用語言或肢體的行動來對付危險。對反六號來說,這是一種拒絕和應付內在恐懼的方式。記住,正六號是逃避危險,而反六號是面對危險。

 

一對一六號經常很關注他們的體魄,比如花很多時間在健身房,但也許並不是為了健康,而是為了有力量和有吸引力。一對一六號也想吸引有力量和能幹的伴侶。

一對一六號比其他兩個本能類型更會公開的去挑戰權威,尤其是當他們感到焦慮時;他們也是最懷疑自己和懷疑他人的類型。他們的情緒可能會像火山爆發,當他們的不安全感被暴露出來,或他們和別人的聯繫受到威脅。

當他們焦慮是,他們可能會攻擊他們的支持者,或者協力廠商,而不是去面對引起焦慮的源頭。

SX6 在一對一情感關係中表現出力量和美麗

當你害怕他人時,同情心會讓你感到更加無助。你感到被自己的感情所操作了,你被他人的力量所控制。

“要是他們不愛我怎麼辦?”

“他們變心了怎麼辦?”

你瘋狂地尋找肯定答案,你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這讓你感到脆弱。你不停地往後退縮,開始懷疑他人的誠意,儘管你可能並沒有意識到。

“他們那樣說只是客氣話。”

“他們不過是在假裝親切。”

相信他人,然後卻遭到背叛的感覺太糟了。懷疑看上去是一種更現實的選擇。

力量和美麗是權力的表現,是為了掩蓋內心的疑慮。表現的動機是為了吸引對方,贏得對方的忠心。六號熱衷於表現出力量和美麗,希望借此來控制他人。
這種性格特徵具有強制性,一個特別明顯的表現就是六號會想要證實自己能夠影響同伴或伴侶。令人敬畏的聰明、強勁的反對者、迷人的美女、引人注目的男子,這些都是他們想要表現出來的。這種對權力的追求尤其表現在:注重身體力量和外貌的塑造,他們想要同時擁有一打情人或者擁有超越他人的聰慧。如果大家都認為他或她是強壯、美麗、性感和聰明的,即便是個膽小鬼也會立刻挺直了腰杆。
這種對力量或者美麗的追求在其他性格類型中也能看到,不同的是,六號追求力量或美麗的動機是為了緩解內心憂慮。當我們受到重要人物的重視時,當我們贏得同事或伴侶的尊敬時,內心的害怕就蒸發了。這種對權力的渴望常常伴隨著冒險的反恐懼症式行為,這同樣也是對內心擔憂的掩蓋;而情感的關注點則會集中在對同伴或伴侶的吸引上。在一對一的關係中,對力量或美麗的專注在恐懼症型的六號身上會反映得更加明顯,因為這會和他們膽怯的行為形成鮮明對比。

社交型 SO6

社交六號對精確酷愛和不能容忍不明確—他們看東西更多是黑和白多於灰色。他們處理恐懼是去要求條款是什麼、線畫到什麼位置,堅持跟隨團隊的想法,和識別誰是“好”誰是“壞”的。他們很有效和尊重法律,專注于責任和建立參考點,這樣他們才不會跑出線外。從這點看,社交六是有點像一號。當他們感到不安全時,這些想法相似的人會互相幫助。

一般健康狀態的社交六號,處理焦慮的方式是尋找朋友或同盟來確定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別人結合在一起,他們表現得友善,利用溫暖和幽默來使他人解除警戒心。他們經常在支持和關心別人時常拿自己開玩笑,這樣更能使別人接近他們。這種行為常會被誤判為二號。社交六號最關注的是如何融入團隊中(‘但有一個安全數’),他們相當理想化,享受感覺處在一個比自身大的團隊。他們為了團隊的關係,願意付出重大犧牲為了是團隊的安全感。

雖然他們能為團隊做重大付出,社交六很可能很難對自己的發展和成就做出有效行動。焦慮很可能讓他們尋找一致同意才行動;焦慮也讓投射別人可能做出的行為,真實大多數並不會發生的。他們受自己的不確定所幹撓和矛盾,經常依賴權威或同盟。他們害怕失去權威和同盟的支持。煩躁時,他們可能展現被動的激進來對付權威或同盟。在逼迫時,他們很容易感到壓力、工作過度、賞識不足。在這種狀態下,他們很悲觀和負面。

SO6 在社會生活中表現出責任感

六號通過承擔多種責任和義務來壓制內心的恐懼。群體的需要會控制我們的行為,我們知道該如何表現。當個人觀點得到群體權威力量的支援和確認時,對自我的懷疑就會降低。只要我們不是一個人,我們就不會受到攻擊。

六號可以完全投入到他們的家庭或者集體性的事業中。社區、政治團體、提供自我幫助的群體以及教會都是他們願意加入的組織。他們常常與社會團體或者社會利益緊密相連。他們強迫自己承擔多種社會責任,是因為他們害怕遭到拋棄,遵循原則會確保他們在群體中的地位。

具有責任感的六號能夠為了事業、家庭和理想做出極大犧牲。和其他六號一樣,他們在獲得成功之前,會具有一股反抗力量,這時他們的表現是最出色的。當他們感受到責任的呼喚時,他們的表現尤其優秀。他們可以鼓勵身處困境的其他人,並為扭轉局勢做出英雄之舉。責任的呼喚產生行動,朝著一個目標奮鬥並不難,但成功反而令他們害怕。

自保型 SP6

自保六號的恐懼表達在他們的不安全感。他們恐懼不安全和沒受到保護,點燃一個需要友情的動力或熱情。結果是,他們尋找一種全然投入的感覺,就是家庭,或是一種代替來得到保護。他們組織社交聯盟為了有和他人聯合同盟的感覺,去面對共同的敵人或危險。

一般健康狀態的自保六號嘗試減少焦慮,應用的方法是通過努力工作來建立安全系統,這是共有的責任。他們提供服務和承擔義務,期望別人也一樣做到。雖然他們尋找可靠的夥伴,自保六號尋找朋友的速度比較慢;他們會觀察對方的行為,確定是可靠的,確定對方和他們是‘同一條線’上的人。他們比其它兩個副型更內向,關注的是保持家庭的穩定性。他們經常觀照家中安全的需求:帳單、稅、保險等等。

自保六號並不掩飾他們的焦慮和需要得到説明。其實,他們可能用這方式來獲得同盟和支持者—脆弱的表現更能得到支持。他們傾向於為小事所焦慮,把小事變成大事去想,經常做最壞的打算。自保六號經常是很節儉的,對財務狀況很焦慮。可能是為了一些資源的需求和別人起衝突。

SP6 通過關愛(溫暖)獲得自我生存

害怕會在朋友的陪伴下消失。當你和理解你、包容你的人在一起時,你會很放鬆。你們有共同的歷史,你熟悉一切,於是你放下自己的防衛體系。六號在與那些喜歡他們的人在一起時,會感到安全;遇到不喜歡他們的人時,則感到危險,他們會向外界尋求證實。

“你還愛我嗎?”

距離和沉默更讓他們感到懷疑:“我們之間已經變了嗎?”“你現在怎麼想的?”他們不再去理會事實,而是完全陷入自己的想像中。

“為什麼沒人打電話給我?”

“也許已經結束了。”

他們甚至會在沒有電話時感到一種解脫,不用再擔心了,反正也挽救不了了。

在不知不覺中,六號的注意力從懷疑轉移到想像,又從想像轉移到事實,直到他們確定一切已經結束。六號不會發現他們是在嚇唬自己,他們失去了信念。當電話最終打來時,他們感到震驚。電話另一端是一個興高采烈的聲音,根本不知道情況已經變了。六號就這樣輕易地失去了對他人的信任。

如果能夠得到鼓勵和溫暖,六號會十分重視與他人的友誼。當你的安全與他人聯繫在一起時,你就會想要理解他人。你靠近他人,與他人站在一起,對他人給予支持,贏得他人的友誼。

“我們一起參加。”

“我為你而參加。”

“我們並不孤獨。”

當你看到有人喜歡你,你就不再害怕,人們會保護透明喜歡的人。

因為安全與友誼緊密相連,友情的變化會非常可怕。這就好像被重新扔回到那個充滿敵意的世界中。六號的生存技巧和二號很像。溫和的六號和二號都想接近他人,愉悅他人。這兩種人都依靠他人獲得安全感,不同的是,二號為了討好他人而改變自身特徵,六號不會改變自我,六號只是通過取悅他人來感到安全。

延伸閱讀

觀人於微? 你知道我是怎樣看人的嗎? (內附性格測試連結)

九型人格 – 第6型的性格特點

九型人格側翼理論 – 6號的側翼

廣告

對「九型人格副型理論 – 6號的副型」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