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rld]《倫敦有雨》(原曲:陳奕迅 – 床頭燈)

大約在7年前,當時還是很專注地改編歌詞,還是沒想過會自己作曲的時候,有一個想法--寫一隻十至十二首歌的專輯,以旅遊為題,名字叫做《The World》,如果太多歌了,就繼續寫《The World 2》、《The World 3》……一直永續。

然而,縱然上次Post的作品叫《世界真細小》,事實上,世界很大,經歷可以有很多,哪怕同一個地方,用不同的拍攝角度,看到的景致可以完全不一樣,於是,我邀請了的最好的朋友 (寫《停車場》的那個) 一起合寫《The World》這張改編歌詞專輯,畢竟他的詞風跟我不一樣,這樣,筆下的世界才能更為遼闊。

Jpeg

Jpeg

站在同一個地方,拍出的左、右兩邊都已經是「兩個世界」 (攝於台灣花蓮七星潭)

 

倫敦的雨,是怎樣的呢?  倫敦素有「霧都」的稱,而霧,本來就是空氣中凝結了的水滴,只是因為不夠重,降不了到地面,所以一直飄浮,本質上,其實就是雲。從小時候,我們已經學會,當雲太重了,自然成為雨水,降下到地面,那時,天便「哭」了。換過來想,我們不就是這樣嗎? 生活中有許多不快的事情,小時候我們會一哭置之,哭過了,自然雨過天晴,然而到人大了,眼淚不能太容易掉下來的時候,我們心裡就漸漸起了雲霧,但當積累太多之時,雲霧還是會過重而成雨落下。而兩個人需要分散之時,與其刻意送暖,不如無言以對,好讓情緒如雲成雨落下,像倫敦的雨一樣,

綿綿細雨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送暖
而我錯以真心施予如天主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無疑我識穿 令你心酸

這番說話盡量亦簡短
為免當放晴時仍眷戀
但這齒輪逆轉我 和逆轉你
雲處跌進深淵

一場雨,令人痛,但,亦令人痛快。

 

《倫敦有雨》
原曲: 陳奕迅 – 床頭燈
作曲: 李雨寰
填詞: 葛大為
改編歌詞: Him.self

人情冷暖 在經過時 縈繞於身邊
抬頭我發現天色驟變
如倫敦的陰天 對世界欺騙
原來哭泣亦不可以露面

船停泊處 霧起那時 藏不到水點
綿綿細雨 像千枝亂箭
情懷躲於窗簾 埋葬了手中線
其時天色陌生得婉拒以往那景點

無言以對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結怨
而我獻上坦率的我仍招損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如冷的心 會哭出 最暖

沿途有雨 命中有誰 流沙的一點
如停靠某站 匆匆遇見
狂潮輾轉水煙 成雨至會聽見
流成一眶淚水粉飾你送我那陰天

無言以對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結怨
而我獻上坦率的我仍招損
一場雨有飄灑的意願 也只好消散完
才去鬆手 但你的手 令我不得不心酸

綿綿細雨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送暖
而我錯以真心施予如天主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無疑我識穿 令你心酸

這番說話盡量亦簡短
為免當放晴時仍眷戀
但這齒輪逆轉我 和逆轉你
雲處跌進深淵

無言以對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結怨
而我獻上坦率的我仍招損
一場雨有飄灑的意願 也只好消散完
才去鬆手 但你的手 令我不得不心酸

綿綿細雨 往往總好過在這裡送暖
唯有故作怨怨相報如相戀
一場雨似等一刀兩斷 卻跟天空串聯
離場至撿走 這些細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