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6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6話 – 非正式的診斷

把時間線推回在Tasmania的時候。

「點解我一句英文都聽唔到既?點解我d英文咁差既?」在當地跟著local tour的時候,導遊一面說著流利的英文,身邊的團友和2位同行的朋友一直保持著反應,我想我是整個團隊裡唯一一個聽不懂英文的人。

 

我:「我岩岩一句都聽唔明佢講乜呀。」

Ted:「我諗你太緊張喇,我都會,我一緊張就會好易Black out(斷片),但你唔可以咁架,你下次有咁既情況,深呼吸,會好過你而家,乜都做唔到。」

08B. Historic Site - old buildings

因為完全聽不懂(沒有信心聽懂),只好他有他講,我有我影

Ted作為一個醫科生,我根本沒可能不相信他。而事實上,black out的情況在澳洲那幾個月裡,時常發生,每次都是發生在工作,例如我在餐廳工作時會因為壓力過大而black out,對senior的指令感到相當模糊,我也曾經過來senior的一句,「你係咪連廣東話都聽唔明呀?」,而後來cleaning和farm的工作,我也試過因為壓力的問題聽不到國語和英文,當時我也很難過,為何我的語言能力那麼差,如果不是Ted的提醒,我也不知道我是就樣的情況。

另一樣Ted開解了我的,是關於「做人」的問題。不是他跟我坦白,我也不知道我在他那裡住下來的日子,他對我也有點兒感想,其中一點就是「得寸進尺」,即是知道他不介意某些事情的時候,我會有「有風駛盡利」的傾向,令他也感到有點不高興,這也跟我過往聽來,別人對我的意見有點相似,不過,他也提到有時我做的事,也替他在百忙之中可以顧少一點家裡的事,總之就是「有著有唔著」。說到這些,身處情緒過山的我當然也有被打擊的感受,幸而他也說了很多踏實的方法,以致不會得失別人,「你雖然好多時都唔明白人地既暗示,但最穩陣既做法係,盡量當對方既暗示係想自己改善,你咁做未必同人好Friend,但至少唔會得罪人呀。」

Jpeg

旅行是輕鬆的,但我和Ted的對話絕不輕鬆

不過,提醒歸提醒,當時我的狀態也是處於情緒的過山車上,Black out的情況在深呼吸後有一點點改善,不過仍是有一半以上聽不明白,在旅程中仍然有很多衝口而出的說話,幸而大家的朋友,沒有傷害到感情而己。無論如何,我仍真的很感激Ted每天花個幾小時跟我說這些。

 

上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5話

下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7話

廣告

對「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6話」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