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4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14話 – 最重要的人在傷口上灑鹽

身處香港的女友,對於這件事的看法是怎樣的呢?她有看過我這篇千字文,再加上她知道我在澳洲這幾個月的經歷,她得出的結論是,「我感覺你比一般的男生脆弱,是一個要被保護的人」。

在離開Melbourne,前往Tasmania的那晚,我給她打了一通電話。那一通電話,再次把我的抑鬱推向極點,讓我那10天的旅程,除了欣賞到這「現代塵世美」的極致美景,更感受到「看著藍天也是灰」的極致失落,若果不是同伴給我機會長時間開車分心,以及肯花時間開解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有沒有命回來。

Jpeg

Ted不但把我撿回家,還撿回我一命

 

她覺得,我在Melbourne的經歷,是說明我不懂與人相處,而且能力也不如我想像般好,即使之前在香港過得很順利,也只是因為我的工作比別人的容易,來到澳洲只是真正體驗到何謂現實。另一方面,身邊的人是「比人恰都唔會出聲」那種,所以我才會有個假象,好像身邊的人都對我很好似的,事實上她覺得我是Terminator,是話題終結者,我的人際關係其實也是很差的。而我印象更深刻的,是她那句「其實你都無必要Please我丫,咁樣你同其他追我既男仔有咩分別?」

說到這裡,理性一點的人都知道,到了這個地步,其實這段感情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地步,對我而言,如果對方已經到了一個要踐踏我的地步,根據上次戀愛的經驗和別人的經歷,這跟說分手沒兩樣。當然,那個時候我是沒有理性的,除了自責,更想的是挽救這段燃燒至殆盡的感情。我試著跟她把心聲都說清了,奇妙的是,不喜歡怎麼打字的她作出了以下的答覆:

「其實我一直在想,你對我而言是否一個適合我的人選。當一切都來得太快的時候,或者有些東西並未看得清楚

記得那次你玩的心理測驗,猜猜究竟我心底想要一個怎樣的人吧。而我的答案是想找一個能夠保護我的人。在這段旅行的其間,看你常遇到很多不愉快的事,心情總是很悲觀的,令我感覺你比一般的男生脆弱,是一個要被保護的人 (無論在心理上或生理上)

我知道你是真心真意對我,所以這就是我猶豫不決的地方……不要想太多了,現在給你一個答案重要嗎?不如你先享受那邊的美好風光,我再答你吧。」

bye

以上的內容,我想可以用「分手吧」這三個字概括

 

這不是更明顯的答案嗎?還是那句,我當時是沒有理性的,而事實上我等待的那句,是「我們分手吧」之類的肯定。還很記得在Tasmania之後,我還去了黃金海岸和大堡礁那邊,我還傻乎乎的想著,不如反咬她一口,把分手的東西都寫在Postcard上,回港後再給我,也許我會好過點。當然,對方一早已經對我沒有感覺了,把我拋棄我了,一貫沒有脾氣的她,在我致電給她的時候,她冷冷的答道:「如果無乜野既,唔好搵我喇」──當時我在Cairns,氣溫是炎熱的28度,心卻直插冰點。

 

Jpeg

這種天氣,真配合當時的心情

 

上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3話

下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5話

廣告

對「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4話」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