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3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3話 – 魚在水中缺氧,所以跳出了魚缸

在餐廳工作,因為自己速度永遠不及別人,加上工作環境本身就是大壓力,而我很清楚自己是那種受不了壓力的人,而當自己發現自己的編更由一星期兩三天變成只有一天 (當初他說過可以把我加至5-6天),基本上我心裡已經發出一個很強烈的信號──我很快被辭退。

8月23日,那是我最後一天的工作,那天我的精神不是很集中,一來自己已過了壓力點,二來的,過了壓力點,那種被害的幻想又再出現,總是覺得其他同事會在「篤背脊」,我的工作即將失去──我的第六感真的很靈光,那晚我洗碗時不小心打破了一隻酒杯,當晚便收到朋友的訊息,「你以後都5洗再反工啦,聽日都5洗」。

翌日,我在Melbourne讀書的中學同學帶我到他的學校裡用電腦,我當然是拼命、瘋狂、失控地找工作,那天我很記得我的胃是痛到不可開交,是個壓力過大的訊號。失去了方向的我,好像忘了身邊一切的東西,只是,為了能繼續在澳洲生存而瞎著撞。突然,手機傳來一條訊息:

Shirley:「Clayton巧克力廠急聘包裝工,無需經驗,可隨時上工……」

雖然不知這Shirley是什麼來頭,但我抱著有工好過無工的心態,便問她這家是要怎麼應徵,而很快,在月底的時我便開始了這家朱古力廠的工作,而這是一份白工,只是它是計件的,不是時薪。同時,我也找上了一份周末上班的工作,同樣是包裝,不過是替海外淘寶包奶粉那些運到國內的物品,於是,我再次工作,更是一周7天不停的工作。

Jpeg

星期一至五我在朱古力廠上班,每天幾乎是10小時不停地做

Jpeg

星期六、日則到海外淘寶水貨倉做包裝,這份相對地壓力小

連續做了十多天,起初還是很想不斷的做,做到一個月有A$3000的收入,存下來的錢就可以跟另一半去旅行,黃金海岸也好,大堡礁也好,當時我是用這個心態去迫自己不斷的做,但,好景永遠不常,2星期還不到,包裝的工作把我的手背弄腫了一大片──半隻手那麼大。亦是那個時候,抑鬱症真正來臨,兩份包裝工作不得不停下來,加上之前被討厭、被辭退的經歷,心靈一向脆弱的我,這玻璃也破碎了──我真的很沒用,十分沒用。

hand

不過最嚴重的時候,腫脹的面積比這裡大一倍

做了十幾天,一心想一個月有A$3000,但事實上這樣做,一星期也沒有A$600,而在朱古力廠受的壓力也不少,雖然工作很單一,但要不斷保持高速地做,每天做10小時或更多,Lunch加休息的時間加起來肯定沒1小時,工作條件肯定比餐廳差得多,加上手的傷勢,實在令我極為傷心,也就是為什麼我會在Facebook貼上那篇千字文,其實我也很感激每位朋友的幫助和打氣,但真的對不起,一個患了抑鬱症的人,你幫他,他更無助;你叫他正面點,他沒這能力。

 

上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2話

下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4話

廣告

對「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3話」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