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2話

澳洲工作假期之旅 第2話: 別人伸手給你,不代表他的手沒有刺

8月4日出發,那時是充滿期待的,因為看起來一切經已準備就緒,其實生活已經十分美好,當時自己在同事、老闆眼中是個能幹的人,在家長眼中我是個能令學生反敗為勝的老師,在女友眼中自己是個風趣幽默的人,還有很多朋友用著充滿艷羨的雙眼,期待著我用我的雙眼去幫他們看看這個澳洲。更好的是,早於出發前一段時間,一個好兄弟介紹了我給他在Melbourne住的朋友認識,這個人還能介紹我進他的餐廳工作,聽說那個老闆是當地的中菜館之中對待員工十分好的,雖然工資較低,但這一行有Tips,老闆還會「私人醒」bonus,加上飲食業就是會包餐,又省回一些飲食上的開支,看上來,一切真的會很順利。

01. Starry sky before departure

起初的時候還在他的家影星星

 

在那朋友家裡住下去,起初真的很好,他還教我用兩隻手拿三隻大碟上菜(這不是易事,要經過訓練才能做到),唯一的問題只是,他(整個sharehouse的人也是)和我的bioclock相當不協調,他們幾乎都是日出而息的人,而凌晨時分,剛巧是他們放假的日子,所以常常都是在打機,所以,的確有點不習慣。

不會打球的人,很快三振出局

到埗了好像第2還是第3天,就是首日上班的日子,我的工作主要是替餐廳set場,以及把碗碟初步清理好之後,再放進洗碗機。工作其實就是這麼簡單,不過從小至大我人5什麼也笨手笨腳,第一天上班,我就把廚房弄到「冧檔」,碗碟堆積如山,要麻煩Senior們幫忙清理,才能回復正常,那時,正正是那種「我好Q無用」的想法萌芽的時候。

做飲食業,特別是中餐,最要緊的是眼明手快,我很明顯不是這類人,雖然Practice makes perfect,但進展還是未如理想,出發前曾聽說一般人可以由A$12,在2-3星期內升至A$15的時薪,顯然我就是不行啦,而我很深印象,他致電給我兄弟的時候說過,「你個朋友真係犀利,我地餐廳從未做到冧檔,佢第一日就可以搞到冧哂,大佬,我比1蚊個鐘佢都嫌多啦!」

res

在餐廳工作時影的,不過還未需要記餐牌就被辭退了

 

8月12日,很記得在我下班回到家裡之後,朋友著我坐下,他要跟我好好談談,內容我只記得兩個,一個是,他說他為了讓我留在餐廳繼續工作,他背負著很多壓力 (其實我一向不喜歡這種大男人性格,有什麼問題大家一早攤出來講我覺得好一點),另一個重點是,他跟我說,我在他那裡住,替我省下不少錢,還是數字去計算去論證。翌日,我找了附近的一些sharehouse看房,再後一日就搬走了。

share

Sharehouse的花園,美麗嗎?

 

在我搬走了之後,我打電話給身處香港的那個兄弟,他說,其實他早知道我們的作息時間不同,又很清楚我是那種很易受人誤會的那種人,沒有經過中間人的詳細介紹,別人很易當我是怪人。那時候,說實的,真的很哭笑不得,我發自內心的是感激他的傾力幫助,但不好受的,是他「明知有個氹都比我搏下踩唔踩得中」,而亦是在這時候,我對別人的信任開始慢慢消失了──那時候基本上我已得失了整個餐廳和Sharehouse的人。

 

上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1話

下一集: 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3話

廣告

對「My Working Holiday Story 第2話」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